夢遠書城 > 朱映徽 > 登徒子 > 上一頁    下一頁
二十七


  歐陽霆冷冷一笑。“對他們來說,守護偌大的家業比什么都重要。”早在那一刻起,他就已經認清了這一點。

  從小,他雖在富裕的家庭中長大,卻幾乎沒有感受過親情的溫暖,爹娘永遠忙于事業,有時候十天半個月還見不到一次面,所以坦白說,他們之間根本沒有什么深厚的親情可言。

  聽了他的話,尹巧兒簡直難以相信,一顆心也仿拂狠狠地揪了起來,泛起難以言喻的疼痛。

  “那……他們拒絕了,結果你……”

  “當時我試圖逃跑,他們追了上來,從背后狠狠捅了我一刀,還將重傷昏迷的我扔棄在山谷里,幸好剛好有人經過,這不救了我一命。”

  尹巧兒掩住了嘴,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他當時才不過是個十歲大的孩子呀!竟然要承受這么大的打擊和傷害,他是怎么熬過來的?

  “那時我昏迷了許久,直到兩個月之后才有辦法返家。而從我重新踏入歐陽家的那一刻起,我就在心里發誓,將來絕對不接掌家業,絕對不要像爹娘一樣,成為心中只有財富和權勢的人。”

  “可是,你是歐陽家的長子,能不繼承家業嗎?”尹巧兒盯著他后背上的傷痕,心疼地問。

  歐陽霆又是嘲諷地一笑。

  “我雖然不能改變身為歐陽家長子的事實,但是我可以想法子讓他們非得換個繼承人不可。”

  非得換繼承人不可?尹巧兒愣了愣,腦中突然靈光一閃。

  “莫非……你是故意假扮成風流浪蕩子的模樣,想讓你爹娘對你失望,不敢將偌大的家業交到你的手中?”

  歐陽霆笑了,這一回是發自內心的微笑,對于她的聰穎感到贊賞。

  “糟糕,這會兒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我是不是該考慮殺人滅口呢?”他開玩笑地說。

  本以為她會立刻氣憤地嚷嚷起來,可身后卻沒有傳來任何動靜。

  他疑惑地回頭,不料卻赫然看見她掉淚的模樣。

  “你……”

  尹巧兒羞窘地趕緊擦掉眼淚,然而眼角的淚水才剛拭去,晶瑩的淚珠又控制不住地自眼眶淌落。

  她只要一想到他過去的遭遇,想到他心里承受的痛苦,就心疼得忍不住猛掉眼淚。

  歐陽霆凝望著她帶淚的容顏,黑眸泛著溫柔而熾熱的光芒。

  “這眼淚……是為我而掉的嗎?”他的心里感動極了。

  過去,就連他親生爹娘都不曾這樣關心、在乎過他,而她卻為了他而落淚。那一穎穎淚珠,仿拂滴在他的心上,烙下了難以抹滅的印記。

  歐陽霆輕撫著她的臉,用指尖揩去她的眼淚,見一穎穎淚珠又滑落,他索性低頭吻去她的淚水。

  他親暖的舉動,讓尹巧兒的俏臉瞬間燙紅,也霎時止住了哭泣。

  她伸出手,抵著他的胸膛,還猶豫著該不該將他推開時,他的吻就順著她的淚痕而下,最后吻住了她的唇。

  當兩人的唇片相貼,尹巧兒的思緒瞬間陷入極度的混亂,腦子里亂哄哄的,完全不能思考。

  當他火熱的舌輕輕描繪她的唇兒時,她仿拂受了蠱惑似的,為他分開紅唇,任由他更進一步的掠奪。

  兩人舌瓣交纏,溫存的吮吻,直到尹巧兒快喘不過氣了,歐陽霆才終于松開了她的唇。

  望著她殷紅的唇瓣和染上紅暈的芙蓉嬌顏,歐陽霆忽然又笑了。

  “你……笑什么?”

  “我在笑……我爹娘一直希望我娶個門當戶對,能夠對家業有助益的女子為妻,倘若他們知道我想要娶你這樣的女子,肯定會氣得七竅生煙。”

  尹巧兒一僵,一點都不覺得這有什么好笑的。

  “胡說什么!婚姻大事,豈能隨便亂開玩笑?”她瞪了他一眼。

  “是啊。”歐陽霆點頭附和,黑眸緊緊地鎖住她的眼。“婚姻大事,是不能隨便拿來開玩笑的。”

  這世上不可能再有另一個女人,如此觸動他的心。

  起初,是她動不動就對他怒目相視的嗆辣脾氣,讓他覺得有趣;后來,是她的善良與率真,深深吸引了他。

  她不夠溫柔,卻絕對善良;她不夠嫵媚,卻絕對真誠。

  就算她在別人的眼中完全不是個溢婉賢淑、端莊優雅的好妻子人選,但是在他的心里,她就是這世上絕無僅有的珍寶。

  他想要她,要她成為他的女人、他的妻子,想要她永遠留在他的身邊!

  歐陽霆認真而灼熱的目光,讓尹巧兒的心跳驀地變得狂亂雙頰染上了羞澀的紅暈,而那模樣讓她看起來更加嬌媚誘人,也讓歐陽霆忍不住低下頭,再度吻住他的唇。

  他溫柔地吻著她,這個吻比剛才更深、更火熱,而他的大掌也開始在她的身上游移撩撥。

  他放肆的舉動,讓尹巧兒的心跳加快、呼息急促,腦中雖然暈暈然的,卻仍隱約意識到他想做些什么。

  “你……你……你別亂來……你的傷……”

  “你剛不也看見了嗎?我的傷不礙事。”

  “可是這樣……不……你不行……”

  “我不行?”歐陽霆勾起嘴角,語氣透著一理笑意。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