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子紋 > 浪子騙局 > 上一頁    下一頁
三十


  “為什么聽到我要結婚的事,你的反應很平靜?”

  “不然呢?”她疑惑的看著他。難道她要呼天搶地嗎?以前的她或許會,但現在她很明白哭鬧并不能解決事情,最重要的是他不愛她,那她干么不祝他幸福,這世上總會有人開心、有人心碎的啊!

  “你的反應太冷淡。”他的口氣有著一絲的不滿。

  “你莫名其妙。”她伸出手想要推開他。

  他硬是不放手,環在她腰際的手一緊,讓她緊貼在他胸前。

  “這幾年,你應該自由夠了吧?”

  她一臉如墜五里迷霧的表情,為他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感到困惑。

  易仲飛伸出手,愛憐的揉了揉她的發。

  她不懂,一個對她完全沒有感情的人,怎么可以這樣親昵的看著她、撫著她?

  “喜歡當記者嗎?”

  她愣愣的點點頭。

  “對這份工作還很有興趣?”他一邊把玩著她的頭發一邊問。

  “應該吧!”她給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他投以不甚滿意的一瞥。“我們在談論你的工作,而你竟然如此不肯定。”

  “有的時候會覺得挺有趣,但是最近有點力不從心。”任尹萱不得已只好吐實,“現在媒體都成了扒糞文化,對于有意義的新聞不在乎,反而在意的是那些名人隱私或是社會的奇怪現象,有時候被安排去采訪一些鳥新聞,心里不爽到了極點,但還是得硬著頭皮去做。”

  她的頭下自覺的靠在他肩上,覺得很溫暖很舒適。

  “不過為了我爸的報社,我認了!”

  “報社未必是你的責任。”

  “你為什么這么說?”任尹萱驚訝的想從他懷中抽身。

  易仲飛的大手將她拉回,依然把她給困在懷里。

  “你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哥哥。”

  她的身軀因為他的話而僵硬。“你怎么知道的?”

  “一個陌生人強勢入主你們報社,只要有腦子的人都會覺得有古怪。”他語氣輕描淡寫的表示,“我派了人去查,這并不難知道。”

  這幾年,他知道有任易楓這號人物的存在,但因為沒有什么公事上的來往,所以兩人也沒有見過面。

  聽到他的話,她不由得沉默。

  “你什么時候知道這件事的?”

  “來臺灣的時候,”她的口氣有點無奈,“我爸爸一直很想要有一個兒子,現在他得償所愿了,很好啊!”

  “真的很好嗎?”他敏銳的察覺了她語氣中的落寞,“若你真的那么坦然的話,你就不用為了報社拚死拚活了。”

  “你到底想說什么?”

  “你倔強的想要跟任易楓一較高下,連自己的安全都不顧,”易仲飛不以為然的看著她,“你沒腦子,不代表我也會隨著你起舞。”

  “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最好是不懂,”他毫不客氣的戳破她隱瞞的事實,“我絕不會讓你去中東。”

  “你怎么知道?!”她的音調難掩意外。

  “只要是我想知道的事,沒什么瞞得住的。”他的語氣很平淡,但說出來的字句卻顯得狂妄。

  任尹萱不自在的躲著他指控的目光。“那是我的工作——”

  “你的工作可以下地獄去!”他的語氣里有一絲火氣,他強迫她仰頭看著他,“我不可能讓你去那么危險的地方,你明白嗎?”

  她瞪大了眼,看著近在咫尺的英俊臉龐,一時之間啞口無言。

  他的唇蜻蜒點水似的碰了下她的。

  他的舉動令她愣住了。

  易仲飛輕撫著她的紅唇,輕柔的說:“你要什么新聞我都可以給你,但是你絕對要保證你的安全。”

  他用簡短的字句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棋牌麻将作弊器 宝宝纯手工棉衣店赚钱吗 北单比分开奖赔率查询 演员们怎么赚钱 福建闽南麻将 河南十一选五 除权是赚钱还是亏本 高校学生赚钱 新浪体育视频 生肖时时彩 试玩赚钱犯法吗 会手绘可以怎么赚钱 2012天下足球直播 开滴滴什么车赚钱吗 卖烧烤的来说赚钱了吗 网络麻将赌博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