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子紋 > 浪子騙局 > 上一頁    下一頁
二十九


  她怎么都沒有見過易仲飛這么孩子氣的一面。

  “你真是奇怪!”任尹萱啐了一口。

  “有時間耍嘴皮子,不如趁機休息一下。”

  “可是我想回家。”她任性的堅持。

  “你家有人在等你嗎?”他的口氣有些不快。

  “沒有啊!”

  “那為什么要回家?”易仲飛動作輕柔的幫她把被子拉好,“在這里,至少還有我。”

  這就是問題所在!

  在家里,她可以自由自在無拘無束,但在他的面前,她會困窘得連手腳該放哪里都不知道。

  “我不習慣跟別人躺在一起。”她又想到了一個理由。

  “昨天你倒是躺得挺自在的!”一句話,他又反駁。

  她忍不住對天一翻白眼。“Happy在家里。”想到自己的“犬子”,任尹萱忙不迭說道。

  “那只狗餓個幾天是死不了的,而且我看它根本就投錯了胎,它應該是只豬才對。”

  這種絕情的話真虧他說得出來!她杏眼圓睜的瞪著他。“Happy明明就是一只狗!”

  “它當然是,只不過胖得跟只豬一樣。”

  “不管怎么說,它對我來說很重要。”

  “就算是如此,我也不會讓你回去照顧它,”易仲飛將覆在她臉頰的發絲撥開,“對我來說,你比那只狗重要多了。”

  她的心因為他語氣中淡淡的關心而感到雀躍,雖然她還是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他現在對待她的態度,卻令她覺得感動,好似她是世上珍貴的寶物似的。

  “我告訴你,Happy雖然是只狗,但對我很重要。”任尹萱的目光愣愣的看著他的雙眸。

  “或許,”他沒有反駁她的話,“但那只狗對我不具任何意義。”

  “你該學著愛護小動物。”這么近看著他,她才發現他真的很俊美。

  若她不要把一只狗看得比他更重要,他或許會要自己為了她,學著跟小動物和平相處。

  他手一緊,將她攬進懷里。

  他的舉動令她身軀一僵。

  “放輕松點,”易仲飛的聲音在她耳際響起,“被我抱著的感覺應該不至于那么差吧!”

  他的氣息緊緊纏繞著她,莫名的燥熱令她的心跳加快。

  “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可別忘了,”任尹萱緊張的吞了口口水,“你有未婚妻啊!”

  “沒有。”他的口氣有點悶悶的。

  “什么意思?”她有些詫異的問。

  他抬起她的下巴,直視她困惑的雙眸。“我沒有未婚妻,所以她根本就不是問題。”

  “沒有未婚妻?!”她的聲音突然拉高了八度,幾乎震破了他的耳膜,“你說,你沒有未婚妻?!”

  “沒錯,韋嵐不過是個幌子。”他的回答還帶了一絲的得意。

  “去你的,”若不是腳被他壓住,她真的會用力踹他一腳,“你竟然給我假新聞?”

  “你要新聞,所以我給你,真假有關系嗎?”

  這是什么爛回答。她瞪著他,感到難以置信,在她為了他訂婚而沮喪的時候,他才來告訴她——他跟韋嵐根本就沒有婚約!

  “你耍我?”任尹萱語氣中有強烈的譴責。

  “各取所需。”他對她挑了挑眉,“你要什么樣的新聞,我平空捏造也會捏造出來給你,只要你不要把自己置身險境,我什么都可以做。”

  “你這樣算是欺騙社會大眾!”

  “欺騙社會大眾的人是你,畢竟是你把消息刊登到世人的眼前,”易仲飛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充其量我只是欺騙你而已。”

  “我的天啊!你怎么能……”她瞠目結舌的看著他,“我的天啊!”

  “不要一直我的天,”易仲飛摸了摸她的臉頰,“乖乖休息。”

  “你這樣我怎么休息啊?”發現自己從頭到尾都被耍,實在是件很不愉快的事情。

  “如果你是擔心我會對你怎么樣的話,你大可放心,我不會的,我現在只是單純的想照顧你而已。”

  他的話令任尹萱感到訝異。照顧她?!他搞錯了吧?他以前避她唯恐不及,現在卻說要照顧她?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全民福州麻将辅助软件 河南福彩网开奖公告 河南快三遗漏查询 pk10论坛 女排世界杯赛程 射击手游 英超赛程积分榜 nba最佳阵容 股票配资合法 融凯配资 鼎金投资 四川熊猫麻将软件下 大唐河南麻将 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单机 内蒙古11选5走势 深圳风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