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子紋 > 浪子騙局 > 上一頁    下一頁
二十四


  “主編,這是什么意思?”一手撐在張家杰的桌上,任尹萱一手揮著手中的紙條問道。

  “我要退休了。”他爽朗的說。

  “退休——然后呢?”她揚了揚手中的紙條,他要退休跟她手上這張紙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這是什么?”

  “最新的企畫。”張家杰瞄了一眼,立刻會意,“這是新任的副社長昨天傳來給我的。”

  “新任的副社長?!”她的心一突,她之前怎么沒有得到任何的訊息,“是誰?”

  “任易楓。”他實話實說,“聽說他明天就會來臺灣,你不認識他嗎?”

  不認識他嗎?任尹萱的眉頭皺了起來,也不能說不認識,畢竟他的出現打亂了她原本平靜的生活。

  一直以來,她都以為自己是日亞報社的唯一繼承人,但多年前的那個雨夜,任易楓與他的母親出現在她家的大門口。他們對她而言,就如同是來自地獄的復仇使者,他們住進了任家,她也多了個大媽和同父異母的哥哥。

  關于上一代的恩怨她不想理會,但她很清楚一向重男輕女的父親,心中有多得意平空多出了這么一個兒子。

  聽說,這是父親在婚前跟青梅竹馬的大媽所生的孩子,而這個“哥哥”的出現,使得她在任家沒了立足之地。

  大媽容不下她,因為以她的說法,她與父親是青梅竹馬的戀人,但父親卻因為母親家世雄厚的背景而背棄舊愛另結新歡,所以大媽討厭她是其來有自。

  而今事情過了二十幾年,她的“哥哥”長大了,所以以理所當然的姿態來到任家,當時重病的母親因此打擊而就此長眠。

  她對名與利沒有多大的興趣,她只想做自己,在母親死后,大媽的冷嘲熱諷越來越嚴重,她從此沒有再踏進任家大門一步。

  她獨自在臺灣打拚自己的事業,但在她自以為一切都很順利的時候,這對母子又來了——

  她嘆了一口氣,看著紙張上的簡單字句,“貼身采訪名人”是多么簡單的一句話,但是要做到又是談何容易?

  “如果我不接受這份工作呢?”

  張家杰輕搖了下頭。“尹萱,你該去試試看。”

  任尹萱可不接受任何馬虎眼。“老實說,任易楓一定有交代若是我拒絕或是做不到的話,他要怎么處置我,是吧?”

  “這都是后話——”

  “既然你已經要退休了,就不用再試圖維持表面上的和平了。”她不是笨蛋,所以直截了當的說道,“你跟我爸爸是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你也很清楚任易楓是什么身分,所以基本上我也很清楚,在這家報社里,有他就不會有我,有我就不可能有他,而且不是我容不下他,而是他容不下我,所以——”她一揚嘴角,“就老實說吧!他要我走路是嗎?”

  張家杰想了一會兒,最后點了下頭,算是回答了她的問題。

  “我不會讓他如愿的!”她的眼底閃著堅持,“我已經讓步一次離開了任家,沒道理要我讓步第二次!”

  張家杰激賞的看著她,畢竟任尹萱是他一手調教出來的記者,他對她的工作能力有信心,雖然對于他們家族的繼承權方面,他沒有權利多說些什么,但是任尹萱不服輸的迎接挑戰,不論成敗為何,都算是勝利的一方了!

  “其實若是不成功也沒什么關系,”張家杰心疼的看著瘦小的她,“若是離開了報社,你也就不需要去以色列了。”

  “還說要我以工作為重,”任尹萱有些嘲弄的看著他,“怎么現在換你婦人之仁了呢?”

  “你畢竟是個女人啊!”

  “別用這種口氣說話,你會被女權主義的人用口水給淹死。”任尹萱俏皮的一笑。

  張家杰狀似輕松的搖了下頭。“這篇專欄將在下個月正式推出,就時間點來看,是有點趕,你有打算要采訪誰嗎?”

  “易仲飛。”她明快的決定。

  “他愿意嗎?”想起這位房地產大亨的作風,他不禁懷疑。

  用逼的也要逼到他點頭,任尹萱在心中這么打定了主意。

  “若這次的采訪可以成功,或許我能幫你在任先生面前說幾句話,”張家杰微微一笑,“畢竟再怎么說,你才是個道地的新聞人,任易楓是企管碩士,我不否認他的優秀,但他不懂報社的運作及新聞概念,所以若論接手報社,你比他來得適合!”

  適合并不代表一定能得到所想要的東西,她可不認為任易楓會心甘情愿的將報社交到她手上。

  在他心目中,她可是搶走他父親和幸福的壞人,她可不會指望他對她和善。

  總之,現在能想的就是做好自己的工作,至于其他只能見招拆招,走一步就算一步了。

  至于易仲飛——她腦海中浮現了他身影,反正他已經幫了她這么多次,應該不差這一次吧!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7位数 南昌麻将什么胡最大 福建11选5 红警怎么玩 qq三国什么最赚钱 nba比分表火箭队 重庆快乐10分 腾讯欢乐捕鱼超级激光炮怎么使用 南阳最赚钱的企业 下载二人麻将免费的 大赢家即时赔率指数 女孩子开手表赚钱吗 2000年买什么股票赚钱 山西扣点点麻将透视挂 足球直播比分网 佳彩国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