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子紋 > 浪子騙局 > 上一頁    下一頁


  “我也知道不好笑,”任尹萱看了自己的手表一眼,“我也沒時間跟你開玩笑,我真的要去找人,如果我遲到了,后果你要負責嗎?”

  “如果我阻止了你使會館有任何的損失,我當然會負起一切的責任!”于浩天回答的理所當然。

  “既然如此,你還不讓路!”任尹萱等著他離開!

  但令她意外的,于浩天一點讓開的跡象都沒有!

  “你到底想怎么樣?”任尹萱感到感到困惑到了極點!

  “有點耐心,”于浩天的雙手抱胸,瞄了她一眼,慢條絲理的說道,“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我這個人一向把以德報怨這句話當狗屎,以德報德,以怨報怨才是真正該有的處事原則!”

  “很高興你愿跟我分享你的處世原則,”任尹萱雖然覺得事有蹊蹺,但依然以不變應萬變,“但我實在趕時間!”

  “我知道你趕時間,但我時間很多!”于浩天很痞的回答!

  任尹萱終于見識到了這個放棄家族價值近億的音樂公司而來當個飯店經理男人異于常人的地方。

  他果然很怪──可是怪胎卻娶了個美麗的玉女偶像歌手當老婆……而且根據她目前所掌握的消息,退居幕后當制作人的蘇頌恩與于浩天現在過的可是那種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

  “所以?!”任尹萱的眉頭微蹙,希望他一口氣講明他的目的!

  “所以你最好一五一十,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不然你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她懷疑他口中所言的不客氣代表的是什么?他總不會大膽到把她給趕出去吧?!

  “我一點都不想回答你有關我自己本身的私人的問題!”任尹萱也不是省油的燈,對于自己的私事,她不愿意透露太多。

  “你也會有私人問題?”

  “廢話!”她啐了一句,只要是人當然都會有私人問題啊!他問的是什么三八問題。

  “你的私人問題,你可以大剌剌的說一句,不想回答就可以不回答,但為什么我與頌恩之間的私人事情卻要被你強迫的攤在陽光底下!”于浩天口氣平穩,但講出來的話倒令人幾乎無法招架。

  說到底還是為了之前的那件事,任尹萱無奈的嘆了口氣,“誰叫蘇頌恩是個名人!”

  “她是名人,但不是罪人!”于浩天直接了當的反駁,“你現在大可以說我無理也可以說我莫名奇妙,我不在乎你給我安上什么樣的罪名,反正你對我的觀感對我而言,根本就無關緊要。我只想告訴你,我現在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若你心理覺得不舒服的話,當初你不顧我們的同意報導我們的事的同時,也同樣令我們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她看著他嚴肅的表情,無法否認有些時候她會為了報導而不擇手段,但這都是為了工作,她也是迫于無奈!

  “我是為了工作!”她還是用那個一百零一個借口。

  于浩天搖頭,“為了工作也不能傷害別人!”

  他的口吻幾乎忍不住令她笑了出來,在多年前,也曾有人以同樣的口吻跟她說同樣的話,當時她無法理直氣狀的回答易仲飛,而今,她竟然也無法理氣狀的反駁于浩天!

  “而且這次你傷害的對象是頌恩,所以你──不能原諒!”

  “你會不會太小題大做了!”她的口氣有些難以置信!

  “如果你真的有愛過的話,你會知道,最傷你心的,不是直接攻擊你,而是你所愛的對象受到傷害!”

  于浩天的話令她沉默。

  愛?!她也有愛,只不過就是她愛的男人不愛她,所以就算她想給他任何的關愛,他應該也不屑一顧吧!

  “你不說話代表什么意思?!心虛嗎?!”于浩天直接了當的判斷,“如果是這樣的話,請你立刻離開舞鶴會館!”

  “什么?”任尹萱一楞懷疑自己聽錯了,他竟然要她──離開?“我不說,你就要我走?!”

  “我沒有要你走,只是請你離開!”于浩天重申了一次!

  雖然說法不同,但結果有什么不一樣?

  “你有沒有搞錯啊?”她的口氣有著難以置信!“總之一句話還不是就是要滾!”

  “我沒有叫你滾!我只是請你離開!”于浩天斬釘截鐵的重覆一次!“我是舞鶴會館的經理,我們一向以客為尊,所以我用的是──請!”

  “去你媽的,那有什么不一樣,你憑什么叫我走?”

  “憑我是飯店的經理,”于浩天熟練的講著同一番話,“我有權過濾那些可疑的人物進入飯店!”

  “你去死啦,”任尹萱的臟話忍不住脫口而出,“我又沒干什么事,你憑什么說我是可疑人物,你沒有權利──”

  于浩天根本不想聽她繼續說下去,他揮手找來了門口的兩個警衛,“客人要離開了,請她出去!”

  “你在做什么?”任尹萱的雙眼錯愕的瞪大,就見兩個壯漢迎了上來。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人人彩首页 中国竞彩比分比分直播 水果店赚钱套路 球探比分网 我中了彩票群 dn祝福f强化卷强化什么赚钱 闲来广东汕头麻将 水电工赚不赚钱 赚钱宝已占空间0kb 足彩即时赔率 做冻库赚钱还是赔钱 怎样赚钱找利眳圈 篮球比分直播007 知乎娃娃机赚钱 哪个游戏能打金赚钱 聚友贵州麻将开挂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