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黎孅 > 愛意飛舞 > 上一頁    下一頁
二十六


  “這是真的。”絮婕的小臉上充滿認真的神采。“我用驗孕劑驗過了,而且月事一直沒來,所以我想就是了,但是我不敢跟靳律說。怎么辦,博哥?他會很生氣的!”

  “為什么他會生氣?他要高興才對吧。”惜緯皺眉,當爸爸的不都是這樣嗎?她老媽說過,她老爸一聽見老媽懷了她的時候,高興得差點沒將屋子給掀了。

  “呃,你問到重點了,小緯。”絮婕吐吐舌頭。“我在動身前往蔚門那天才發現的,這一個月以來,我真的不敢講。”

  博浚棠差點昏倒。“什么?那天你就知道了?”

  他還拿著絮婕簽完名的離婚協議書和休學同意書去給靳律,天啊!

  馮靳律會宰了他!

  “哇……這太勁爆了。”惜緯用敬畏的眼光看著絮婕。好有勇氣的準媽媽!

  還有,這一個以來發生這么多事,她的寶寶沒有流掉真是……讓人怕得發抖。

  “你照了超音波沒?給醫生看了嗎?”博浚棠急急的問。

  “沒。”絮婕羞愧的低下頭來。

  博浚棠頭痛的哀嚎。“完了……”

  靳律會找個人,將那人生吞活剝,宣泄他所有的怒氣。

  “去……去……”惜緯一度語氣不穩。“先去醫院怎么樣?我看,還是先檢查一下好了,說不定是絮婕搞錯了,她沒懷孕也不一定啊。”惜緯美好的幻想著。

  她實在不敢想像馮靳律的臉會有多臭!為什么老婆有身孕了,他卻不是第一個知道的人?

  “如果有的話,順便檢查一下也好,免得靳律知道了跳腳,到時候不知道會用什么手段對付知情不報的我們。”博浚棠想到就不自在的發抖。

  “哦。”絮婕乖乖的點頭。“那我該怎么跟靳律說呢?”

  她真的把他們問倒了。

  “我沒轍,不要問我。”惜緯連忙揮手撇清關系。

  “我不想被靳律扁,不要問我。”博浚棠也不敢出餿主意。

  “那怎么辦?”絮婕苦惱的皺眉。“我不敢開口嘛!”

  突然,博浚棠想到什么似的,表情極度不自在。

  “為什么你會懷孕?”口氣之不善,讓人一聽就知道他在不爽。

  “呃,我們都結婚了啊,所以……”面對這種探人隱私的問題,絮婕不禁紅著臉,低下頭,不敢多發一語。

  “他答應過我和媽媽,在你二十五歲以前不能讓你有小孩的!”博浚棠怒吼。“搞什么?!這樣你怎么念大學?”

  “博哥,你就別問了,反正事實都已經造成了,你也是男人嘛,知道有時候容易擦槍走火啊,而且,”惜緯聳聳肩。“世界上沒有百分之百的避孕方法,何況絮婕的體質不適合吃避孕藥,所以嘍。”

  “小緯!”絮婕嬌斥著。“你真多嘴!”

  博浚棠不悅的抿緊唇,氣憤好友的不小心。

  “別說那么多,總之,先看醫生怎么說。”他將車子轉向,往全臺灣最大的連氏綜合醫院駛去。

  最后,年輕醫生給他們的報告粉碎他們的希望,絮婕懷孕的事實確定,懷孕七周!小孩十分的健康,但小媽媽的身體需要調養,營養都被小孩吸收光了,呈現體重過輕的現象。

  聽完醫生的話,三人的反應各異。

  絮婕開心的向醫生道謝:惜緯哀嚎,但仍對絮婕仍平坦的小腹睜大眼直瞧,不相信里頭有一個小生命在成長著;博浚棠仍舊抿著唇,不發一語的看著絮婕。

  雖然他很高興當了舅舅,但是,對好友的粗心仍感到不悅,他決定給好友一點教訓。

  “嗨,你終于來了啊。”薇朝靳律露出大大的笑容。“我玩得很累了,換手吧。”

  靳律一雙眼透露著凍死人的寒光,看著地牢內抱頭鼠竄的男人。

  “你怎么替我‘招待’他的?”看見那男人的落魄樣,他不禁好奇的問。

  “沒啊。”薇無辜的攤攤手。“我只是以德報怨,他剪絮婕的頭發嘛,我就幫他修一個帥氣的發形,報答他對絮婕的‘照顧’嘍。”薇牙癢癢的說。

  她很好心的沒有幫葉尚良理個大光頭,讓他被人恥笑,而是用她的飛刀,咻咻咻的,幫他某些部位“過長”的頭發修短些,只是她很不小心的把頭發修得太短,露出白色的頭皮而已。這時候葉尚良的頭,看起來像極了一顆足球,白白黑黑的,可帥了!比起貝克漢頭或羅納度頭,這才是帥到掉渣!

  “還有?”靳律瞇起眼,直直的看著一身狼狽的葉尚良。

  這時候的葉尚良哪還有對付絮婕那時的狠勁?他就像過街老鼠一樣,可憐、可笑,靠在墻角發抖,孬得頻頻求饒。

  “唉,拿他做我的實驗品嘛,你也知我現在管的是蔚門的生化部門,我剛才想到一個可以讓人全身發癢,癢到想死的配方,就拿他做實驗嘍!叫他不要抓,他還抓,我也沒辦法。”薇無辜的睜著眼望著莫測高深的靳律。

  “哼。”他冷笑一聲。“你對我岳父招待得不錯。”

  薇露出大大的笑容。“那還用說,他可是蔚門的‘貴客’呢。”

  “求求你,放了我吧,看在絮婕的份上……”此時,狗急跳墻的葉尚良跪在靳律面前,拚命的求饒。

  “唉!”薇夸張的嘆氣,狀似悲傷的捂住眼睛。“為什么有人就是這么的蠢?!蠢到我真的不知道該講什么,我都這么‘招待’了,還搞不清楚自己的本分,唉唉唉!”薇搖頭連嘆三聲。

  一聽見他提及絮婕,靳律眼中快速的閃過一抹狠厲。

  不提絮婕還好,一提,葉尚良就死定了。

  “原本我想,讓紅薇這樣招待你也就夠了,看在絮婕的面子上,你畢竟是絮婕的生父,我也不跟你多計較。”靳律云淡風輕的說。

  葉尚良一喜。“謝謝你!謝謝你……”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安徽麻将大全下载 江西多乐彩有遗漏 南宁麻将算法 浙江飞鱼体彩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开奖网站 龙江福彩p62开奖o 四肖期期中准四肖精准期期 至尊棋牌玩法 广东麻将1等3闲来推倒胡房 山东11选5开售时间 金牛策略 黑龙江6+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上证指数今天多少点 快乐彩走势图浙江下 免费四人麻将大全 幸运28开奖查询官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