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黎孅 > 愛意飛舞 > 上一頁    下一頁


  “呵呵,我統統看到了!”借緯朝她比了個“YA”的手勢,眼都笑瞇了。

  “小緯你……”絮婕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為什么你會看到?”

  “大家都看到了。”惜緯奸笑。“全宿舍的女生都看到了,哈哈,你完了!問問那個跟你私通的男人,要怎么堵住我們九個女生的嘴呢?太便宜的我們可不接受哦。”

  絮婕差點心臟病發,天啊!怎么會……怎么會讓大家看到……看到她跟……

  “好像久了點哦,你最好快去找‘馮老師’,小心他等不及,他就親自來逮你了。”惜緯幸災樂禍的看著她一副花容失色的模樣。

  “啊!”絮婕驚惶失措,隨手收拾自己的課本,拎了就跑。

  而好友惜緯則帶著一臉奸笑,望著她慌亂跑開的背影,算計著自己能A到多少美食。

  絮婕快步的在走廊上奔跑,注冊當天并沒有太多的學生留在學校,只有少數未離校的學生在校園內行走。

  在這所男多于女的學校,女孩子一向是受盡呵疼的特異份子,高工嘛!會有多少女孩愿意進這所充滿野獸和尚的廟呢?尤其像絮婕這種粉雕玉琢的纖細女孩,捧在手心怕摔了,因此,在這所學校內,她一直是各年級男同學心目中的女神!

  基本上,在男孩子多的環境待久了,潛移默化下,女孩們也會變得像男孩一樣豪爽、大而化之,這其中最明顯的例子,可以從絮婕最好的朋友惜緯身上得到最真實的驗證。

  想想看,她一個有著一張可愛圓臉的女孩,竟然是校內西洋劍社的社長,更是全國西洋劍女子總冠軍,比男人還要強悍,讓人不禁對她敬畏三分。

  相對的,絮婕的柔弱纖細,自然滿足了男人們天生的保護欲,相較之下,絮婕自然較得人疼。

  絮婕氣喘吁吁的站在馮靳律專屬的辦公室門口喘息,雙頰因激烈運動而嫣紅,在這二月底的濕冷氣候下,不禁香汗淋漓。

  好不容易平緩下自己過快的心跳,絮婕深吸口氣,輕輕的敲了敲門。

  “叩叩——”

  沒人回應。

  “咦?為什么沒有人?”絮婕頓時覺得奇怪,不死心的再敲。“報告——”

  還是沒有人開門,她不禁皺起眉頭。“為什么不在?”

  掂了掂手中的新書,唔,不輕哦,手拎得很酸,還是拿進去放好了。

  絮婕四下張望,確定沒有人看到她的舉動后,她笑了笑,徑自開了門,踏入辦公室。

  “靳律——”她輕聲喊道,未關上門,突然一股拉力將她拉進門內,她一驚嚇,手上的書全散落一地。

  “砰”一聲,她背后的門被用力關上,接著“卡”一聲,她聽見落鎖的聲音。

  一雙大手將她拉進懷里,讓她原本受驚的心頓時平靜下來。

  是靳律的味道——

  “為什么這么久?”靳律口氣不善的問,將她緊緊摟在懷里。

  “我在跟小緯說話啊——啊!靳律,你在做什么?”絮婕攀著他頎長的身軀,動也不敢動一下。

  “你說呢?”他將頭埋入她頸間,輕噬著她頸間幼嫩的肌膚,大手在她背后游移。

  “嗯……靳律,你不要這樣,這里是學校耶!”絮婕抗拒著他的親密舉止。“不要這樣嘛……”

  “閉嘴。”靳律惡狠狠的瞪她。“我吻我老婆有什么不對?”然后狠狠吻上她粉嫩的唇。

  “唔唔唔……”絮婕被他孟浪的舉止給眩了目,毫無招架能力的任他予取予求。

  是的,她葉絮婕,一名剛滿十八歲的高中學生,與她年輕斯文俊帥的二十五歲班導師——馮靳律,有染。

  直到她肺中的氧氣被抽光了,靳律才肯放過她甜美的唇。

  手指畫過她被自己吻得紅腫的櫻唇,以及頸間他所留下的吻痕,靳律不禁笑出來。

  “你還笑!”絮婕生氣的拍打他的肩頭。“都是你啦!害我剛才被小緯挖苦,好丟臉哦!被她們看到你昨天晚上送我回宿舍的時候……”

  靳律眼眸一閃。“看到了?她們——你們女生宿舍那一群唯恐天下不亂的小女生看到了什么?不就是我舍不得親愛的小妻子難分難舍的吻別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還敢講!”絮婕不敢置信的杏眼圓瞪。

  “呵,惜緯跟那一群小女生要什么?大餐嗎?”靳律笑道,他早已有心理準備了。

  “靳律,你真的不怕對不對?”絮婕挫敗的瞪著他。

  “有什么好怕的?”他攤攤手,一副沒什么大不了的模樣。“我們可是名正言順。”

  “話是沒錯,可是……又沒有別人知道。”絮婕緊張的絞緊手帕。“如果讓人知道你跟一個學生談戀愛,那對你的名譽不好……”

  “絮婕,你真的很多心。”他一嘆。

  看靳律一副無奈的模樣,絮婕不禁心頭一軟,靠在他胸前,滿臉的幸福快樂。

  “靳律,我真的不希望你委屈,因為我們見不得光的戀情……”

  “誰說見不得光的?”他嗤之以鼻。“只要你點頭,我就讓你名正言順,公開我們的關系。”

  “不行!”她想也不想的拒絕。“不可以公開,我們的關系不能讓人發現。”

  果然,我就知道。靳律無奈一嘆。“笨絮婕。”

  老是想著如果泄露他們的關系,會對他的未來造成傷害而堅持不公開他們之間的戀情。

  事實上,絮婕多心了,他放下美國的工作當一名高中老師又如何?這是他選擇的,沒有人會笑他,然而她老愛想東想西,他知道她是為他好,但他只想守著她,守著他的絮婕。

  呵,想起當初,好友博浚棠得知他決定放下工作,到臺灣守著絮婕的決定,那一副目瞪口呆和見鬼的模樣,他就知道自己這輩子完了,他注定被恥笑一輩子。

  一個為愛瘋狂的男人。

  “你又罵我笨。”絮婕不依的喊。

  “笨才可愛,我可愛的笨絮婕。”靳律笑著逗弄腮幫子鼓起的絮婕。

  “臭靳律。”她含怨的眼神瞪著笑開懷的靳律。

  他大笑的將她擁在懷里,情不自禁的又吻了吻她。

  “我真的不得不愛你,絮婕。”

  “我想討厭你也難,親愛的靳律。”絮婕沒好氣的說。

  “乖。”摸摸她的頭,靳律捧起她白嫩的手,放在嘴邊吻了吻。“戒指呢?”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大富翁捕鱼谁有网址 贵阳微乐麻将下载苹果手机 幸运pk10计划怎么算 天津福彩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6+1开奖号码19066期 什么是股票平台 互联网金融赚钱的思维 哈尔滨哪里买自动麻将机 不会打麻将怎么学 幸运28微信平台 新疆11选5平台下载 江苏七位数走势图综合 微乐家乡麻将下载安卓 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是什么 福建快3开奖结果走势 超智能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