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綠風箏 > 離婚遇詐欺 > 上一頁    下一頁


  下午,被通知要面談的梁萬晴站在總經理辦公室門口,一手撫額,一手叉腰,盡管心里咒罵一千次豬頭王八蛋,仍不能解氣。

  就別讓她知道誰是罪魁禍首,否則肯定半夜帶著麻布袋去路邊埋伏,蒙頭一蓋,拖到暗巷里扁到他老父老母認不出來為止。

  呼!她太激動了,深呼吸,冷靜冷靜冷靜……

  其實也沒什么好氣惱的,不過就是區區一個小面談而已,藍牧禮還能吃了她不成,要知道,現在的她早已經不是兩年前那個傻不隆冬的笨丫頭了。

  她盯著木門最后一次深呼吸——

  “我看你盯了半天,研究出這扇門的材質了嗎?檜木?扁柏?還是亞杉?”

  “嚇?!”

  媲美大提琴般悠揚低沉的男嗓,冷不防的從梁萬晴身后響起,嚇得她當場岔氣,心臟亂跳,轉身抬眼,視線措手不及的撞進藍牧禮那雙宛若宇宙黑洞,隨時會將人神魂全數吸走的幽深黑眸里。

  揉在黑眸里的戲謔,讓梁萬晴的心驟然亂了好幾拍,她屏住呼吸,身體不由自主的一陣緊繃,整個人像是被釘死在原地般,完全動彈不得。

  他、他不是應該坐在辦公室里嗎?好端端的怎么跑出來了?她剛剛沒做什么奇怪的舉動吧?

  否則就太丟臉了,梁萬晴心虛且不確定的想。

  突然,他往前跨了一步。

  她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保持安全距離。

  他挑眉看著她,不發一語。

  她捏著冒汗的手心,佯裝鎮定。

  藍牧禮總是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尤其是他看人的方式,時而銳利的像是要吃人,時而灼燙的像把火,噙著笑意的時候還好些,抿唇不笑的時候超嚴肅,陰晴不定的性子,如果不是他主動放下藩籬,旁人根本很難親近,即便當過他幾個月的枕邊人,老實說,梁萬晴都覺得自己根本沒有真正了解他。

  再者,當時的他太美好,美好到不像是真的,至于現在,她還沒能從他美好的陰影下走出。

  梁萬晴自認招架不住這等貴氣,正想偷偷把視線移開,卻愕然從他眼神里隱約覺察到一絲得意,一股不服輸的念頭頓時竄了上來,梁萬晴改變主意,不惜冒著眼睛會中風的風險,硬是跟他杠上,暗自較勁看誰先說話誰就輸。

  兩人就這樣持續長達數分鐘的凝視……

  他突然挑眉問:“晚上要參加喜宴?你是丈母娘還是媒人婆?”

  她唇膏太艷,眼妝太妖,藍牧禮有股強烈沖動,很想要抽張衛生紙幫她擦掉這些礙眼的裝飾,好還他的眼睛一張清爽可人的小臉蛋。

  耶思,他先說話,她贏了——梁萬晴高興不過一秒,腦袋突然清明了,等等,他剛才說什么?

  丈母娘?媒人婆?!

  一時間氣血上涌,在胸臆翻騰不休,千言萬語全卡在喉頭上不去也下不來,被氣歪了小臉的梁萬晴險些就要吐血。

  是是是,她是化了妝,還特地換掉了身上留有臺東小牧場味兒的皺巴巴梅干襯衫和臟兮兮破牛仔褲,可追根究底還不都是因為他——

  別誤會,她可不是出于什么女為悅己者容!她純粹是因為無尬意輸的滋味。

  對于她這樣的失婚婦女來說,這是和前夫整整睽違兩年的首次交手,她沒搬出奧斯卡金像獎走紅毯的高規格已經太對不起自己,豈可還頂著熊貓眼渾身狼狽的去應戰?要知道,這年頭里子沒有沒關系,千萬不能連面子都沒有,她自然說什么都要好好把自己打點一番才行!

  何況,此次面談還事關她的飯碗,她縱使心里一千萬個不愿意和藍牧禮共事,但也絕對不想自己的大名被寫到裁員名單的頭一個。

  沒想到她如此周全準備,竟被藍牧禮比喻成是丈母娘、媒人婆,實在可惡至極,方才辦公室的同事們明明就說她很美、很時尚,真不知道藍牧禮的眼睛是瞎了還是中風了?還是說這年頭富家子弟的菁英教育都把審美觀排除在外了?

  梁萬晴偏著頭,臉頰鼓脹,不知道對著空氣在忿忿不平什么,那氣呼呼的模樣,差點就讓藍牧禮的嘴角失守。

  她,還是那么孩子氣,兩年的社會歷練好像沒怎么扭曲她的原本性情,還是跟以前一樣,喜怒哀樂全寫在一張臉上,情緒盡顯于外,率真的模樣令他看得真想一個箭步上前,像以前那樣,直接揉亂她那頭柔軟而蓬松的秀發。

  冷靜冷靜冷靜……跟他認真你就輸了,梁萬晴第N次在心里對自己說。

  不想被他得逞,梁萬晴強行忍住殺人的沖動,堆起滿臉諂媚假笑,“總經理還真愛說笑,喜宴上要真有我這么年輕的丈母娘,只怕新郎會叛變吧?”

  他挑眉。喔,不錯嘛,挺有自信的!“所以是媒人婆?”再次補刀。

  眼角狠狠一抽,咬牙,“抱歉,我目前還沒有轉換跑道的打算,日后若真轉行到婚友社任職,再歡迎總經理捧個人場、加入會員,敝人在下我一定會竭盡所能為你服務,介紹你一個如花美眷。”

  當然,前提得藍牧禮不那么機車,不過很難,畢竟有些人高高在上慣了,總當世界是跟著他轉。

  他深若黑潭的眼眸陡地蕩起波瀾,轉瞬瞇成一條危險的細線……

  什么意思?他藍牧禮是有糟到只能推給別人,不值得她回收再愛嗎?一抹不悅自藍牧禮那雙幽深黑眸里掠過,快得叫人來不及捕捉。

  他輕揚冷笑,“多謝你的好意,不說我不需要,就算有,你的眼光也令我不敢恭維。”

  梁萬晴沒注意到他的不悅,她滿腦子都在想著他說的不需要。

  為什么?為什么這么篤定的說不需要?難道,他已經有合適的交往對象了?還是說……他其實已經再婚?

  平靜臉龐閃過異樣,梁萬晴下意識的看向他的手,他雙手擱在口袋里,她無法確認他手上是否帶著婚戒,心卻已經咚地一聲直墜探地,疼痛的苦澀卻像漲潮,不斷地攀升,幾乎要將她滅頂……

  梁萬晴不解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情緒波動,而且還如此難受,也許他的速度比她想象的更快,可離婚之后找尋新對象不是情理之中的嗎?何況她也沒找到確定的答案,為何令人窒息的郁悶卻始終縈繞心口,徘徊不去?

  ……不,這是不對的,且不管他身邊是否有人,又或者再婚與否,打從離婚的那刻起,她和他就無任何瓜葛了!她怎么可以還對一個轉身拋下自己的人,耿耿于懷,放任情緒隨之起舞?

  梁萬晴對于無法完全甩開過去走出自我,甚至深陷在某種無形牽絆里的自己感到討厭!

  藍牧禮目光灼灼的看著雙唇緊抿的梁萬晴。

  她在想什么,為什么臉色突然轉為凝肅?盯著她白玉似的臉龐,眉心緊緊地擰起皺折,藍牧禮感覺自己的心,彷佛也被擠壓出一道深深的折痕。

  他正想開口說什么,她突然抬頭,瞪大一雙美麗的眼眸,神情先是武裝得強悍,須臾卻又突地放松,最后轉而無辜地抹開甜美的笑,用一種很輕慢的挑釁口吻,直勾勾望著他說——

  “總經理說的沒錯,對于挑人這件事,我的眼光不只不行,根本糟透了!”

  她在笑,每個咬字卻很重,躲藏在甜美笑容里的濃濃諷刺,讓藍牧禮眉心揪擰起,驟然轉冷的黑眸里明顯泛出慍怒。

  唇瓣緊緊抿成一條線,他在沉默中隱忍著一股強大的怒氣。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胆拖投注表 安卓来游戏天津麻将下载 南宁麻将怎么算番 泳坛夺金技巧组三 有在秒速赛车赢钱的吗 江苏快3号码 股票配资信息 辽宁35选7玩法攻略 大趋势股票软件 精选七尾中特 四方河南麻将下载 福彩北京快三玩法 江西十一选五前三直选遗漏数据 江苏11选5开奖结 中正配资 广东26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