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井上青 > 惡姝謀夫 > 上一頁    下一頁
三十六


  話說,三日前她去找齊燕青,知道所有真相后,第一時間真的很驚駭,也很氣忿,原來丁雪琳誤以為她男友要娶自己,所以約她晚上吃飯談判分手,那蛇蝎美人一時氣不過,竟趁自己吃冰淇淋未注意交通號志變換,從后方推自己一把,將自己用力推向車陣中,欲置自己于死地,孰料,穿高跟鞋的她重心不穩,推了自己之后,她也往前跌趴在斑馬線上,肇事的大卡車司機,先撞飛她后,驚嚇的將方向盤一偏,前車輪再輾過趴在地上來不及爬起身的丁雪琳,所以她們一起共赴黃泉,不,是一起穿越才對。

  問她恨不恨丁雪琳?老實說她又恨又氣,活生生的一條命被她給弄死了,且她父母和哥哥不知會有多傷心,不過想想她自己也賠上一命,再說她恨她又如何,難不成要她賠她一命,然后她死了不是穿越就是重生,倘若她重生,兩人之間的恩恩怨怨又得糾纏個沒完沒了。

  為什么她確定齊燕青死后會穿越或重生?說到這個她就來氣,一樣都是車禍中死亡,她就胡里胡涂,連怎么穿越來的都不知,丁雪琳靠著美色,要鬼差大人讓她跟著她一起穿越,因為她死得不甘愿,新仇加上舊恨,她誓言要讓她在古代活得凄凄慘慘。

  美鬼的要求,人家鬼差大人睜只眼閉只眼就準了,所以丁雪琳跟著她一起穿越來到這兒,并用盡心計接近蘇亮堂,讓蘇亮堂愛上她,不愿娶她這個青梅竹馬的表妹。

  說完了“現代”的真相,齊燕青也主動告知“古代”的真相,老實坦承趙文樂并未參與她謀得蘇府大少奶奶寶座的計劃,只是他的確是主動來找她,話不多,開口閉口都說“有困難我會幫你”。

  她想,趙文樂和齊燕青肯定是青梅竹馬沒錯,他其實一直想跟她坦白,只是她誤以為他和齊燕青合謀騙她,不讓他有機會開口說,且她知道趙文樂沒和齊燕青狼狽為奸騙她,這點讓她太高興了。

  是以,不論在現代或古代,齊燕青對她所做的壞心事,她決定全部一筆勾銷,并告訴齊燕青她可以原諒她,但要她更加善待蘇府兩位夫人,當個稱職的蘇府大少奶奶,好好過生活。

  既然她要齊燕青好好過生活,她自己也得身體力行實踐好好過生活的宗旨。

  前陣子她執意賣烤餅,怎么烤都不好吃,她念頭一轉,干脆改賣蔥油餅,反正她也愛吃,和阿九還有秋菊試做幾日,他們都覺得賣蔥油餅好,只是她實在不是煎餅的料,換個位子后,各司其職,整個蔥油餅團隊配合無間,生意蒸蒸日上。

  “來來來,今天蔥油餅買五送一,要買要快,賣完就得等明天了。”顧青衿揚聲招呼客人兼收錢,這缺還真適合她,她再看看煎餅臺前的兩旁,原本來當護衛的兩個大男人,一個揉面團,一個撖面團,好像是委屈他們了點,過幾日找到合適的幫工,她再幫他們調職。

  “來來來,今天……”又要揚聲招呼客人的顧青衿,不經意瞥見蘇府的馬車,和專替兩位夫人駕車的阿東,她連忙揮手,“阿東。”姑母行動不便,她想,坐在車里的應該是老夫人。

  “表小姐。”阿東見到她,如遇救星般。

  “車里是老夫人嗎?”顧青衿微笑問道,“一早從那頭回來,昨晚老夫人又留宿佛寺嗎?”

  阿東一臉為難,看看周圍人多,請她到旁邊說話,見沒人湊近,阿東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老夫人前幾日去佛寺,回來后不適,據大夫診斷好像染上時疫。”

  她心頭一驚,不是驚訝老夫人染上時疫,而是她忘了重生前發生的事,還有最后一道難關,時疫,她頓時面色慘白,這可是她會面臨的生死關,她不怕死,就怕再也見不到趙文樂。

  “其實佛寺那邊早發生時疫,只是官府那邊一直不讓消息傳出來,我們不知情,還讓老夫人去,才會……”阿東愁眉苦臉。“大少奶奶也真狠心,大夫一診斷老夫人可能染上時疫,她便要我馬上載老夫人去佛寺安頓。”

  顧青衿沒生氣,反而認同。“大少奶奶這么做沒錯。”

  阿東錯愕不解的望著她。

  “得了時疫的人是該隔離,大少奶奶這么做,是在保護蘇府所有人,尤其大少奶奶還大著肚子,若不甚被感染,后果不堪設想。”顧青衿解釋完,隨即問:“老夫人現在在佛寺嗎?”

  “在車里。”阿東壓低聲道:“佛寺收留得時疫的人,現已人滿為患,官府也封鎖佛寺不給進,我現在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辦。”

  顧青衿想掀車簾看老夫人的狀況,又擔心不小心被人看見,會引起大伙恐慌,她想了想,老夫人是不能再送回蘇府,可她也不能連累趙宅里的人,正發愁之際,靈光一閃,想到一處好地方。

  “阿東,你別張揚,鎮定點,假裝要回蘇府,把老夫人載到趙家祖宅去。”趙家祖宅那邊人少,整條巷子都沒住人,最適合老夫人靜養。

  當初她穿越來到此,姑母和老夫人待她極好,就算她知道自己正面對生死關,也不能棄老夫人不顧。

  阿東點點頭,照她的話去做,微笑的和阿九和秋菊打過招呼后,駕著馬車,依著她指的路離去。

  “咳,咳咳……”

  “夫人,你快把這藥喝下。”用一塊布遮住口鼻的秋菊,端著湯藥來到床邊,滿臉擔憂。

  “秋菊,我不是、不是讓你別進來……你怎又……咳……”躺在床上的顧青衿氣若游絲,說不到兩句話便咳聲連連。

  “你連起來喝藥都沒辦法,我不進來照顧你,怎能放心。”說著,秋菊自己也咳了聲。

  “都是我連累了你們。”顧青衿歉疚的說。

  “才不是!現下時疫已擴散,就算你沒傳染給我們,我們這進進出出的,遲早也會染上。”

  秋菊咳了聲,扶起她,喂她喝藥。

  顧青衿喝了兩口,又一陣猛咳,推開藥碗。“這藥沒效,不喝了。”她全身長滿紅疹,酸痛無力,咳嗽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就像老夫人死前那般。

  十日前,她讓阿東將老夫人載到趙家祖宅,照顧老夫人的丫鬟害怕染病逃走,臨時找不到人,她遂親自去照拂。

  不想連累趙府的下人,她隱瞞了秋菊和阿九這件事,讓他們好好做蔥油餅生意,佯稱自己要去探親姑母,幾日不回來。

  未料沒多久時疫大爆發,蔥油餅生意被迫暫停,秋菊見她去了五日遲遲未歸,擔心她出意外,遂到蘇府找人,這一去才知她沒回蘇府,又得知染上時疫的老夫人被安置在趙家祖宅,秋菊想也知道她定是照顧老夫人去了,和阿九火速來到趙家祖宅,可惜為時已晚,那時她已染上時疫。

  老夫人初到趙家祖宅時,時疫癥狀已經很嚴重了,是齊燕青派人送了很多珍貴的藥材硬撐著,可惜再珍貴的藥材若不對癥也無效,老夫人在秋菊找到她的隔天就病歿。

  她因照顧老夫人多日,加上蘇府感染時疫的丫鬟和下人都被送到趙家祖宅,自然也染上時疫,齊燕青雖有派人不斷送食物和藥材,但那些藥材醫治不了時疫之癥,正確說來,是至今城里的大夫都束手無策,要不,時疫怎會失控的全面大爆發。

  她堅持留在趙家祖宅,不讓秋菊和阿九照顧,可是他們不忍棄她不顧,執意將她帶回趙家新宅照顧,這幾日來,如她所擔憂的,該染上的,全染上了。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如何选择炒股app 哈灵麻将安卓版下载 一分快三快三软件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号 极速飞艇大小玩法技巧 浙江11元选5开奖 2010年股票分析 好运彩3开奖软件 特斯拉股票走势图 精选三码中特期期稳准 波克棋牌下载大厅 辽宁省快乐12开奖 幸运飞艇精准计划 36选7开奖结果双今天 武汉麻将最新手机版本 雄鹿队球员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