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季潔 > 醉臥美人窩 >
二十九


  陶老爺不容她抗拒,直接扳過她的肩。 “乖女兒,聽話,別讓爹一輩子良心不安吶!”

  被迫迎向爹爹自責的神情,陶傾嵐眼睫懸著淚珠,一臉憔悴地顫著唇問:“爹爹……您這話是什么意思。”

  看著女兒蒼白、憔悴、削瘦的臉龐少了往日滿臉笑顏的光采,陶老爺懊惱地擰起灰眉。“都怪我錯信那小子!是爹的錯、是爹的錯!”

  陶傾嵐蹙著秀眉,更覺困惑。“爹……”

  陶老爺深吸了一口氣,說出了這些日子藏在心底的秘密。“其實在你們醉臥美人窩那天,我就已經查出楞柱……不!是喬大少爺的身分了。”

  她有些錯愕地瞪大著雙眸,沒料到會由爹爹口中聽到這答案。

  “那你為什么不說?”

  “喬家是以專營古玩買賣起家,喬家少爺的掌眼能力不俗,你對這方面又有極濃厚的興趣,再加上我看得出那臭小子喜歡你。爹以為……這樣任著你們發展,對你最好。”他嘆了口氣,懊惱萬分。

  若女兒能和喬家少爺成其好事那倒也是美事一樁,偏偏他看走了眼!

  他忽略女兒自小到大那純潔無瑕、天真得讓人憐惜的單純性子,更忽略傷害與欺騙對這樣的她打擊有多深。

  若喬梓韌那臭小子是傷害女兒的罪魁禍首,那么,他就是用他的自作聰明,給了喬梓韌傷害女兒的機會。

  “所以給爹一個補償的機會,乖乖喝藥,別讓爹難過,好嗎?”陶老爺幾近哀求地說。

  罔顧爹爹自責的語調,陶傾嵐淚流滿面,無聲的抽噎著,難道她與楞柱的相遇是天意,分開是注定?

  頓時,她不知道該不該怪爹爹的自作主張,給了他們加深感情的機會……

  只是,此時的她,克制不住地任淚留著。

  第十章

  黃梅時節過后,秋風吹起,帶著一絲淡淡桂花香的空氣,教人嗅出季節悄轉的氣息。

  屋子里,圓檀桌上擱著只雕工精細的五香爐,爐上煙霧裊裊,檀香和著花香形成了股清甜的熏香味。

  那輕輕彌漫的煙霧,模糊了躺在繡榻上的纖柔身影后,又緩緩隨風飄向屋外。

  喬梓韌杵在榻邊,雙眸一瞬也不瞬地瞅著榻上姑娘憐人的病容,胸中漫著股無以名狀的郁悶。

  大半個月過去,她似乎更瘦了,柔美的下顎尖了,原本粉嫩的朱唇也減了分血色,那纖柔的身形掩在錦被下,怎么看都覺得單薄。

  這些分別的日子以來,他知道她一直病著,而他接承了家業后,開始與寧慧羽籌畫著“李代桃僵”的親事。

  盡管心里有一股想不顧一切跑來見她的沖動,但為了讓計畫順利進行,他只能抑下心里強烈的渴望。

  熬到今日,他偷偷潛進陶家,費了一番工夫,避開了那個在暗地里保護著陶傾嵐的護院。

  順利潛進心愛人兒的房里,一見到她絕美的病顏,喬梓韌才發現心里的思念有多深刻。

  “冬兒……別又催我喝藥了。”感覺到榻邊莫名的注視,陶傾嵐直覺地低聲咕噥著。

  她的身子雖然好轉,卻還是十分孱弱,有泰半的原因是她根本找不回往日的活力。

  她臉上的笑容變少了,變得寡言、沉靜,對拾寶失了興趣,乏人整理的“美人窩”與她的心一般,同樣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灰。

  他目光溫柔地靜靜瞅著她,好半晌才開口問:“為什么不喝藥?”

  耳底落入那熟悉卻憤怒的語調,陶傾嵐心里浮現楞柱剛毅俊俏的臉龐,心猛地一窒——

  是他?他……是怎么闖進來的?

  緊張、慌亂、憤怒,以及莫名的情緒伴隨著千百個疑問掠過腦海,她還未想清楚該如何面對他,喬梓韌便打破了沉默。

  “嵐兒,我知道你醒了,張開眼看著我。”

  他高大的身影杵在床榻邊,就算她沒睜開眼,依舊可以敏銳感受到他的存在、他的呼吸、他的氣息……

  抑下胸口間的激動,陶傾嵐無可避免地深吸了口氣,冷冷覷著他。“你還來做什么?”

  隨著日子的流逝,她的身體尚未完全康復,但心情已經平復。

  她永遠不會忘記他帶給她的傷害,也不會忘記她有多么絕望,但至少……她已經能坦然接受事實。

  “我說過我會再來尋你的。”

  她的態度出乎意料之外的平靜,也讓他感到莫名惶恐。

  陶傾嵐冷笑,刻意回避他過度灼熱的視線。“那又如何?”

  她心里有怨卻無處可泄,不明白他都已經決定要成親了,為何又要來騷擾她好不容易平復的心情?

  她不懂。

  “你是該怨我,但在這之前,我想同你說一句話。”早料到會面對如斯窘境,喬梓韌慢條斯理地道。

  錦被下的小手緊握成拳,陶傾嵐怔怔瞪著他,心隱隱作痛,她真的不懂他究竟寓意為何。

  怔忡想了許久,她微掀唇,奸不容易才擠出一句話。“說完就走。”

  “對不起,嵐兒,我不是有心傷你的,請你原諒我。”察覺到她心灰意冷的態度,喬梓韌鄭重開口。

  她輕笑著,笑得既凄涼又無奈,語氣充滿深沉的疲憊。“你如此大費周章來尋我,難道就是要我的一句原諒?”

  是不是有了她的原諒,他才能問心無愧地辦喜事?

  思及此,她心底原以為痊愈的傷口,竟又隱隱泛著痛意。

  他頷了頷首,剛毅面容無比沉重。“除了你的原諒外,我還欠你一個解釋。”

  “你既已不是陶府的奴才,又何必大費周章來還我這個解釋?”她澀澀揚唇,唇邊的笑顯得好諷刺。

  他深幽的雙瞳直直注視著她,語氣里充滿了無奈。“因為我在乎你,對你,我若能夠少一點兒喜愛、少一點兒在意,我也不必如此折磨自己。”

  “那也不關我的事。”她緊咬著唇,面無表情,神色漠然地開口。

  她的答案讓他眸底閃過一絲陰霾。“若真是如此,你就起來賞我耳刮子,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你不愛我、不想聽我的解釋,好讓我別再纏著你!”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技巧 麻将必胜技巧大全 体彩十一运夺金 彩票 贵阳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极速快3大小单双投注技巧 香港六合彩+开奖直播现场开奖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欢乐捉鸡麻将下载 上海国际足球队 广西11选走势图一定牛 三色鳄鱼捕鱼电玩城 快速赛车有什么方法 优乐麻将为什么打不开 北京快3直播百科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