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季葒 > 追愛執行長 > 上一頁    下一頁


  纏斗間,他很巧妙的沒弄疼她受傷的手臂,但她因為忙著掙脫他的摟抱,完全沒發現哪里不對勁。

  因為他怎樣都不肯放開她,到最后她只好投降,被他拉著一起躺在那張藍色大床上。

  他裸身摟著她,長腿也纏住她,舒服的閉上眼睡著了。

  而她則睜著大眼,聽著自己咚咚響的心跳聲,僵著不敢動。

  可是,這樣好累人啊!

  她不知道自己撐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的眼皮慢慢變重,僵硬的四肢漸漸發軟,身體輕飄飄,意識逐漸昏沈起來。

  然后,她的呼息漸漸變得規律,不自覺的變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偎靠在他的身懷里,舒舒服服的睡著了。

  當她睡著時,身旁的聶振杰驀地張開眼,緩緩撐起身子,嘴角勾著耐人尋味的微笑,凝視著她不再有所防備、漸漸恢復紅潤的嬌顏。

  原來,要她回到他懷里,是要耍點小小計謀的!

  聶振杰得意的加深笑意,他很高興自己今晚想到了這個好辦法,讓她回到自己的懷里來。

  既然她已經入甕,那么,他絕對不會再輕易讓她離開自己的懷抱!

  她感覺身體里好像有把火苗在燃燒著,肌膚彷佛烙鐵般發燙。“哦……”

  “你很喜歡對不對?”將她寬松的上衣和蕾絲內衣卷高,聶振杰低低笑著,他低頭避開她受傷的手,埋首在她的乳白胸前,唇舌逗著她敏感的粉點,大掌滑過她細白的肌膚,將自己置在她的雙腿之間。

  “哦,我很……喜歡。”她舒服的喟嘆,身體燒著痛著期待著。這種感覺并不陌生,每次只要他愛她時,就是這種感覺。

  睡得迷迷糊糊的桑楠瑾,以為自己在睡夢中跟心愛的男人相愛,她放縱自己扭動身子,美腿勾起,主動纏著他的腰。

  聶振杰飛快褪去她寬松的棉質長褲,將自己的火熱與她熱烈的結合。

  漆黑的房間里,柔軟的大床上,他吻著她的唇,愛著她曼妙的身體,帶領著她一起在美夢中飛翔,飛到高處然后緩緩墜落。

  當極致來臨的那一刻,他抱著她側身相擁著,讓她親昵曖昧的偎在自己的胸懷里,這一瞬間,房間里只剩下喘息和心跳聲。

  一直以為自己在作夢的桑楠瑾,張開迷蒙的美目,先是恍惚的看著眼前這片赤裸胸膛,再低頭看向兩人糾纏的雙腿,然后屏息的抬頭望向上方的放大俊顏。

  “啊~~”放聲尖叫,她想掙開。

  “嘿,玩完了就想逃,門兒都沒有!”他抓住她的腰,不讓她跑掉。

  “怎、怎么會這樣?”她清醒過來,冷汗涔涔地看著兩人交纏的姿態,臉蛋爆紅,羞窘得想躲到床底下去。“這是怎么回事?”她的聲音在顫抖。

  “你問我?我還想問你呢!你怎么會睡在我床上,還半夜偷襲我?”他銳利的眼掃過她。

  “我、我是因為你喝醉酒,扶你進房間,然后、然后……”要怎么說才對?昨晚很混亂,她本來打算在他躺上床后就離開的,結果他卻纏了上來,她掙脫不了只好陪他一起睡覺。

  結果,現在卻演變成這種窘況……

  “小瑾,你不是說只跟我當朋友嗎?我一直信守約定不犯規,結果呢?你先是在醫院的浴室里引誘我,現在又趁我酒醉時非禮我,你這樣讓我有點為難。”

  “我、我……”她無言以對,因為他的指控都沒錯。“我很抱歉,下次絕對不會再犯。”現在,也只能低聲下氣的道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反正我身邊也沒女朋友,我們上床至少不會讓我對另一個人感到內疚,背上劈腿的罪行。”寬肩一聳,他很寬宏大量不跟她計較。“你呢?你身邊有人嗎?”他故作輕松地問,心里卻緊張萬分。

  “我一個人很自由。”她搖搖頭,心里突然泛起一絲甜。為什么當她聽見他身邊沒女友時,她會感到如此的開心?

  “那就好。”眼神一閃,他暗自松了一口氣。“小瑾,既然我們身邊都沒伴,而我們都是成年人了,又有這方面的需求,不如這樣,你留在臺灣這段時間,我們……干脆就在一起吧。”

  “你這話是……”

  “我們同居,彼此照顧,談一種沒有感情負擔,只有身體需求的那種交往關系,等你復原以后,你隨時想走都可以走,我不會強留你。”他聰明的以退為進。“當然,我們的關系不會公開,免得將來造成彼此的困擾。”

  “我……”拒絕的話竟然說不出口。

  她承認她有點動心,至少這段日子里還能擁有他。

  “你還在猶豫什么?我人都被你壓在床上了,你可別把我當成用過就丟的保險套。”他臉一冷,打算來個軟硬兼施。“我拒絕被這樣對待,至少你該負點責任,在我的感情空窗期,你必須負責填補我的空虛。”

  桑楠瑾臉一紅,僵硬的點點頭,拒絕的話硬生生的吞回去。

  在點頭答應的瞬間,她感覺自己竟然開始期待跟他的新關系!

  至于聶振杰,則是高興得想跳起來大聲歡呼,不過他很厲害的把內心的狂喜忍住了。

  他絕不能露餡,千萬不能把她給氣跑。

  “有、有必要現在就搬嗎?”桑楠瑾傻眼的看著聶振杰下床穿衣,往房間外大步走出去。

  “早搬晚搬都得搬,干脆快點完成。”他根本是怕她反悔,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將她的東西搬過來,并收回那間房子的鑰匙,這樣一來她就只能住在這里,明天想反悔也來不及了。

  看著自己的東西堆起來還占不滿房間角落的那張雙人沙發,桑楠瑾不由得嘆了口氣。

  她的東西少得可憐,只有幾套衣服和一只皮包,以及盥洗用具跟保養品和幾本書,要搬到聶振杰的住處,只花了短短十分鐘的時間而已。

  “衣服和皮包明天再整理歸位,你先睡吧。”他先把盥洗用具拿進浴室里,其它的等明天由她自己整理。

  “我有點睡不著了。”想到從今天開始,她要跟他同住在一間屋子里,同床而眠,就像以前在西雅圖同居的日子一樣,她有點緊張。

  “要喝杯熱牛奶嗎?”從浴室出來后,他走到床沿坐下。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江西快3开奖历史开 四川金7乐app下载安装 开元棋牌app下载安装 河北快3开奖统计表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全部资料 广东好彩1走势图乐彩网 微乐吉林麻将安卓版下载 股市配资骗局 pk10冠军预测网站 网络炒股平台 30选5复式买20个号多少钱 南宁麻将 死双 哈尔滨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官方台湾宾果28下载 新疆11选5开奖公告 浙江6+1体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