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季葒 > 追愛執行長 > 上一頁    下一頁


  她的頭部在做過精密的檢查后,確定并無大礙,身上最大的傷勢是左手臂的骨折,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在這四天里,聶振杰放下手邊的工作,婉拒了所有邀約以及媒體的訪問,一直留在醫院里親自照顧著桑楠瑾。

  然而桑楠瑾卻一點也不領情,她對他態度冷淡無比,除非他開口問她需要,她才會應個一、兩句,其它時間她都很沉默,靜靜的躺在床上。

  她擺明了跟他劃清界限。

  但聶振杰下定決心,不會讓她得逞。

  “小瑾,我剛剛跟醫師談過,你的傷勢還需要再住院觀察三天,如果恢復狀況良好的話,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但出院后還是得回診,往后視需要定期做復健,你的手臂才能完全恢復。”拎著精品店的紙袋進入病房,他看見她又刻意將臉轉開,寧愿看著窗外也不肯看站在床邊的他,好像連他說話她都沒在聽似的。

  她思考了幾秒鐘之后,才緩緩開口:“我可以回美國再做檢查和復健,麻煩你幫個忙,幫我訂大后天的班機。”她決定盡快返回美國。

  “你這么怕留在臺灣、留在我身邊,是擔心自己把持不住,又跟我舊情復燃嗎?”他早就料到她會這么要求,也早就想好對付她的方法。

  “我怎么可能把持不住?你以為你很有吸引我的魅力嗎?”氣不過的轉過頭來,她對他的話很不以為然,小臉揚起一抹不能被質疑的倨傲。

  “沒有的話你擔心什么?非得像膽小的老鼠一樣,負傷逃回美國去?”

  “我回美國是因為我還得工作,不是逃。”她絕對不是膽小鬼。

  “相信我,你現在的傷勢絕對不能工作。”她的職業是繪本作家,比他更需要動到手畫圖,更何況她又是左撇子,畫圖習慣用那只受傷的左手。“就算你忍痛工作,只會讓你的傷勢加速惡化,往后可能連想伸直彎曲都困難。”

  勉強工作,只會提早斷送她的創作生命。

  “情況真的會變得這么嚴重?”聽見他的警告,她臉色很難看。

  “相信我,你如果不好好善待你的手,結果會很糟糕。”看見她深受打擊的難過神情,他的胸口泛起一陣疼。“我建議你先留在臺灣養傷,住的地方你不用擔心,我會幫你安排。”

  “怎么安排?把你住處的空房騰一間給我住嗎?如果是這種安排,我不要。”

  “抱歉,讓你失望了,我住的地方是開放式的空間,并沒有多余的房間可以收留你。你要住的地方我當然會另做安排,既然你執意我們已經分手、彼此沒有感情瓜葛,只剩下朋友情誼,我如果還拿熱臉貼過去,豈不是自討沒趣?”

  聽她的語氣,似乎愿意留在臺灣養傷,聶振杰總算暗暗松了一口氣。

  “……那就好。”一陣尷尬涌上來,他的話讓她感到一陣強烈的失望,但倔傲的她并沒有讓情緒顯露出來。“那就麻煩你了,等出院后我再跟你把醫療費結算清楚,至于麻煩你租屋的錢,我也會一并算給你。”

  “嗯。”對于她堅持算得這么清楚,聶振杰心里一陣氣,但他忍住了氣,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毫不在意。“你先看看這些合不合用,我幫你把保溫壺拿去裝開水。”面無表情地將手中的幾個紙袋遞給她,轉身拿起放在桌上的保溫壺,在胸口的怒氣飆出來之前,他大步走出病房外。

  在他出去之后,把紙袋抱在懷里的桑楠瑾略略失神的望著緊閉的門,倨傲的眼神瞬間消失不見,心頭一片苦澀。

  是她自己要跟他劃清界限的,她不該為他冷淡的舉動而感到失落。

  甩開心頭那份沉重和落寞,她打開紙袋,將里頭的保養品和衣物一一拿出來。

  他替她買了她慣用的保養品,還替她選了幾套內衣褲和衣物,不論顏色還是樣式,都是她喜愛的。

  原來他還記得很清楚……

  心情復雜的她,再也忍不住,眼淚哩啪啦的掉下來。

  她偷偷的哭著,以為自己可以借由眼淚宣泄落寞的情緒。

  但她并不知道,聶振杰就站在門外,并沒有離去,他靜靜的聽著她的哭聲,一顆心都擰了起來,剛硬的心隱隱作痛著。

  當聶振杰拿著保溫壺回到病房里時,桑楠瑾已經將眼淚擦干,正好要下床。

  “要上廁所?”他放下保溫壺走過來扶她,避免她跌倒。

  “我可以自己走。”昨天還有點頭暈現象,所以她下床走路會腳步不穩,需要他幫忙攙扶,今天頭暈的狀況減輕很多,已經不需要靠人攙扶了。

  “還是小心為妙。”他沒放開,執意扶著她走進浴室里,確定她站穩了才放手。“門不要上鎖。”

  他轉身走了出去。

  “我要擦澡,不是上廁所。”不上鎖她覺得沒安全感。“麻煩你幫我把床上的衣服拿過來。”

  “你這樣不可能擦澡,光脫衣服你就絕對辦不到。”腳步一頓,高大的身軀倏地轉回來,人就擠在門框下。

  “誰、誰說我辦不到?我可以慢慢脫。”

  “好,那你脫啊!”他沒走,等著她示范如何單手脫掉那件病人服。

  臉頰微微一紅。“你不走我怎么脫?”她認為他們之間不再親密,她的身體怎么可以隨意讓他看見?

  “你身上的病人服是我幫你換上去的,該看的我都看過了,你不需要感到不自在。”他目光犀利的看見她的臉蛋變得更加酡紅了。“小瑾,你如果擔心自己的定力不夠,讓我替你脫換衣服會感到害羞,或是對我有反應的話,那我可以去找護士來幫你——”

  “你閉嘴,我怎么可能會對你有反應?”她尷尬的反駁。“我是怕你把持不住撲過來,到時候吃虧的可是我好不好?”

  “哦?這你不用擔心,我聶振杰不是會強迫女人的惡劣男人,在我們交往的那兩年里,我可曾強迫過你跟我上床?”在他記憶里,她是個熱情的女友,她常常會誘惑他,但到最后求饒的人也是她。

  “這……”那些甜蜜火熱的記憶,瞬間在她腦海里翻騰起來。他是個熱情卻有風度的男人,她誘惑他,他會盡全力取悅她;當她拒絕他時,即使他疼痛難耐,也不會強迫她。

  “何況我們現在只是朋友關系,我更不會對我的朋友產生不必要的遐想。”他以退為進,把兩人的關系迅速淡化。

  她的心被重擊了一下,很痛。

  明明是她堅持兩人只是朋友關系的,可是每次聽他開口提醒,她的心就痛一次。

  “那……好吧,就你來幫我脫衣服。”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四肖中特期期准免费公开 上海快三走势图表 手机麻将开挂 秒速快三走势图 天天重庆麻将破解版 捕鱼游戏赢钱的平台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技巧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 上证指数涨幅代表什么1990至2018上证走势图2019上证指数分析 股票公式抓涨停 香港精选四肖期期准 贵州微乐麻将下载 波克棋牌最新完整版下载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11选5怎么玩都是输 新浪刀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