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簡薰 > 花開 >
十三


  “我說好。”

  “馬上?”

  “沒有馬上。”花開誠實的說:“我想了好一會,才回答出來的。”

  上官武玥笑了笑,倒也沒怎么生氣——細想過后能說他對她好,其實也真不容易了。

  成親一年了,他沒主動送過她任何東西,也沒帶她出府走走。

  連當初要求他買四只白兔,他為了怕白兔繁衍,特別挑了四只都是公的,就是怕兔滿為患,有時看她一臉自言自語說兔子怎么都沒生,總覺得內心頗有愧。

  而對她親近,也是在知道她懷孕之后。

  原本年節時應該去何家繡坊拜訪,但因為當時小娘子倦得厲害,剛好又有幾位貴客從京城過來,他得親自接待,也就順勢沒過去了,只親手寫了封信給岳父岳母說明這件事情,并且命人奉上新年賀禮,這樣就算過年。

  想來是很潦草的。

  聽到她跟奶奶回答說他對她好,更覺得有些虧欠。

  看著妻子輕輕蹭著兒子的小臉頰,上官武玥問道:“我寫信請岳父岳母來看你吧。”

  小娘子一臉茫然,“岳父岳母?”

  爹,跟娘?

  不對,他說的是何家的老爺跟夫人……

  她……她是何芍藥。

  她不是金花開,她是何芍藥。

  “怎么,很久沒見到爹娘,高興得傻了?”上官武玥顯然誤會了,笑說:“我這就去寫信。”

  花開連忙出聲,“不要。”

  “你不想見他們?”

  “想……可是不要。”

  她很想念老爺夫人,也很想知道小姐到底找到了沒,可是,她要怎么見他們?

  當時天真的以為,可以幫到何家,所以就嫁了,等把小姐勸回來,把少夫人正位還給小姐就好了。

  她想回莘集村。

  雖然離鄉時她還年幼,但大致的方向還是記得的。

  花開一直想,到時候把家里收拾干凈,就住下來,養些小雞小鴨,出筏捕魚,只要吉祥、如意跟寶貴還活著,一定會回來這里的,姐妹可望團圓。

  可是她忘了,她來江南絲湖莊不是當丫頭,是當少夫人。

  既然是夫妻,就會圓房。

  既然圓房,就會有孩子。

  何況這些日子以來,上官武玥真的對她好,她又不是木頭人,怎么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

  在何府的時候,她幾乎十二個時辰都黏在小姐旁邊,小姐對她很好,然而,那種好跟這種好,完全不一樣,她喜歡跟小姐在園子里逗小貓玩,但更喜歡他牽著她的手一起在梅園散步,就算只是聊聊天氣,她也很快樂。

  現在要她將他讓出來,她不想。

  要當小妾,她……也不想。

  花開就希望他們永遠是兩個人,他,跟她。

  早不知道在什么時候,他就不是杏仁湯了。

  是她的紅豆湯。

  她喜歡他,也依戀他了,兩人之間有個孩子,一輩子再也斬不斷,就算小姐此時站在她面前,她也舍不得把位置還給小姐了。

  她不敢見老爺跟夫人。

  因為當初拍胸脯保證的事情,現在怎么看都做不到……

  “芍藥。”

  花開還是呆呆的,芍……藥……

  是啊,她是芍藥。

  婚后,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但叫的卻不是她的名字。

  花開望著他,想說些什么,但想了想,好像說什么都不對——“別請我爹娘來”,哪個被寶貝長大的千金會說這種話?“可不可以別叫我芍藥?”她本來就是何芍藥啊。

  看出她神色有異,上官武玥放輕了聲音,“怎么了?”

  小娘子搖了搖頭,喜氣已然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些微的傷感。

  上官武玥突然想到,何家對這女兒似乎冷淡得過份。

  懷孕時他命人去報喜,對方依俗送了不少東西,但是卻遲遲沒來探望,就連年后未歸也沒主動問起。

  “你……不是何夫人親生的吧?”

  小娘子臉色突然變得蒼白,不用回答,他也知道自己猜對了。

  原來不是親生的。

  那么一切就可以理解了——他的娘子書沒念過幾本,寫字錯的又比對的多,琴棋書畫沒一樣沾得到邊,明顯沒好好學習過。

  如果是親生女兒,何夫人不會放任至此。

  想到這里,對小娘子又多了一些憐惜,“親娘呢?”

  花開咬著下唇,不說話。

  “連我也不能說嗎?”

  她抬起頭,半晌才說:“不在了。”

  不在了?

  看小娘子一副要哭的樣子,上官武玥也不忍心再問下去,無論如何,總也不是高興的事情。

  “別哭,我不問了。”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高智能方程式赛车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 创达盈配资 股票短线 网游湖南亲友棋牌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 江苏快3号码 杀一波一行 星悦云南麻将官网 秒速牛牛输死人 真人麻将用微信付款下载 心水一点必中特什么意思 通化大嘴棋牌游戏官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直播现场 最准的画趋势线方法 钱龙捕鱼有什么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