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簡薰 > 花開 >


  時光,匆匆而過。

  臘月,絲湖莊已經撲上一層薄薄的雪,莊子里上上下下,開始有種準備年節的氣氛。

  長輩們能忙的事情不多,過年對他們來說是難得的大事,也因此,那日大寒過后,上官武玥一等事歇,便從城西的染院回府。

  先跟奶奶還有娘請安完,回到小院時,院子里靜悄悄的。

  小娘子沒在書房里寫字,那一窩吉祥如意、花開富貴乖乖的待在小廳的角落里。

  上官武玥微覺得奇怪,下著雪,她會跑到哪里去?

  正想叫人去找,一眼瞥見小冬走了進來。

  “少夫人呢?”

  “在睡呢。”

  “午時才剛沒多久,怎么就在睡,是不是受寒了?還是身體不舒服?”

  “少夫人沒說不舒服,就只是愛困,每日下午得睡足一個時辰,而且總要叫好幾次才會醒。”

  他微蹙起眉,“以前就這樣嗎?”

  小冬想了想,“剛來的時候不是的,中秋過后少夫人就特別容易疲倦,臘月后睡得更多。”

  剛開始不是這樣……

  該不會是……

  “少夫人中秋過后還有什么不同?”上官武玥極力壓抑心中的期盼,“睡得多,吃飯方面呢?吃得多嗎?”

  “剛來時不太吃甜食,點心盒子從來不怎么動的,可后來好像開始喜歡,現在則不太吃午飯,但果糕甜餅都會用完。”

  他深吸了一口氣,“去請大夫來。”

  小冬一驚,少夫人生病了嗎?想問,可少爺的臉色好古怪,好像很開心,但又不想讓人家看出他很開心……

  “還發什么呆,快去。”

  “是、是。”

  小冬慌慌張張的走了。

  上官武玥進入內室,床邊放著幾個暖石,大紅色的鴛鴦繡被明顯隆起。

  小娘子側著身,睡得很熟。

  應該是有了吧……如果有了就太好了……

  替她攏了攏了被角,看著她小小的臉龐,突然發現,自己似乎沒有仔細看過她,她的眉毛、鼻子、嘴巴、耳朵……

  不知道看了多久,小冬帶著大夫回來了。

  上官武玥連忙起身,命小冬離開后才說:“大夫,我夫人這幾日嗜睡易倦,下人說飲食也改變了不少。”

  “老朽先替夫人把把脈。”

  搭脈后,大夫閉上眼睛,細聽了一會,睜開眼睛微笑道:“恭喜少爺,是喜脈。“

  上官武玥大喜,“真是喜脈?“

  “陰博陽別,謂之有子。“

  他一直以為傳宗接代是他的義務,但現在內心的感覺卻不是單純的高興,好像,還有一點激動。

  喜脈,真的是喜脈!

  他要當爹了呢。

  床上熟睡的小孩兒肚子里有他的小小孩兒。

  不知道是男是女……

  是男孩最好,是女孩也沒關系,一樣是他的骨肉,他一定會很疼愛的,該取什么名字好……

  看著妻子的小臉,內心有種暖意逐漸涌現,柔軟的,慢慢的,在四肢百骸蔓延,成親快半年了,但一直到這時候,他才真正有了“成家“的感覺。

  “你有喜了知道嗎?”

  剛睡醒的小娘子一臉愕然,“有……有喜?”

  “孩子,寶寶,上官家的后代。”上官武玥好笑的看著她的反應,“你自己都沒發現?”

  “我……我不知道……”天,天哪,有有有有有喜?“我以為是天氣冷了,所以容易累……”

  這樣想來,她的天癸已經數月未至……

  他笑,“你這個傻丫頭。”

  雖然意外,但花開還是看得出來,他心情很好,簡直是極好,“你很開心?”

  “當然。”他笑著反問她,“你呢?”

  “我……”

  她要有孩子了呢。

  夫君并不是她的,但孩子是。

  她的骨肉,她的血脈。

  跟姐妹們失散多年,她始終是一個人,雖然告訴自己,有天一定會再見面,但其實心知肚明,天下之在,要見面談何容易,有時甚至會覺得,爹娘過世,姐妹分離,也許這一生一世,也就是自己一個人了。

  可是現在……

  花開將手輕輕覆在自己的腹部上——這里,有她的孩子。

  是她的。

  不再是一個人了……

  直到被人擁入懷里,直到有人在她耳邊說別哭,花開才發現,自己居然哭了。

  “嗚……”

  摟著懷中的笨小孩兒,上官武玥輕輕笑了。

  這是第一次,他打從內心覺得他們是夫妻,甚至覺得,這是成親之后,他們最親密的一刻。

  因為共同的小生命而喜悅。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每天几点开始 每天送3金币手机棋 …? 快三安徽 和值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走助手 22选5超长走势图 大庆聚闲麻将下载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彩经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捕鱼大师安卓版1.2.1 追光棋牌安卓版 31选7今天中奖号码兑奖 cba苏州赛程 111522平特一肖 与您同行 qq打麻将 排列五直播开奖直播 大嘴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