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梁羽生 > 七劍下天山 > 上一頁    下一頁
第十二回 幽谷締良緣喜育金環聯彩筆 江湖偕儷影爭看寶劍配神砂(2)


  達土司瞪眼回頭,哼了一聲道:“凌未風,你不許我們走?”凌未風哈哈一笑,大聲道:“這批黃金,大家都有份!”此語一出,聽者愕然。韓荊道:“你找我們窮開心!”盧大楞子翹起拇指說道:“這才是英雄本色,黃金糞土,仁義千金!”達土司板著面孔道:“你送給我,我也不要,我可不是乞兒,要在你手里討東西。”桂仲明與冒浣蓮則覺得凌未風行徑奇怪,既然不想要這批黃金,卻又何苦與這班人打生打死?

  群豪七嘴八舌,凌未風振臂叫道:“各位武林同道,請聽我一言。”正說話間,谷中又傳來幾聲胡哨,凌未風停下一望,只見幾條人影,疾如奔馬,從山谷那面,霎忽就走了近來,凌未風大吃了一驚,心想:“怎的一下子又來了這么多高手。要是他們一路的話,這可真應付不了!”定睛看時,來人已到谷中,為首的是石大娘,隨后的竟是傅青主和李來亨手下的將領張青原,殿后的兩人他卻不認得。凌未風不禁大聲叫了起來。

  韓荊也驚喜交集,叫了起來道:“朱三哥、楊四弟,怎么你們現在才來?”這殿后兩人,原來是他約來的,準備對付桂天瀾和石大娘的高手,一個叫做朱天木,一個叫做楊青波,也是李定國舊部,論武功技業,不在他下。

  朱天木這時越眾而出,高聲對韓荊道:“這批黃金不應是我們的,黃金的主人來了!”韓荊詫然問道:“誰是黃金的主人?”朱天木對傅青主一指,說道:“他就是黃金的主人派來檢視黃金的!他也是名滿天下的神醫傅青主,你快來見過!”

  群豪全都大吃一驚,傅青主是除了是神醫國手,又是武林名宿,成名遠在凌未風之前,這,他們自然知道。韓荊不知傅青主與凌未風的關系,還以為傅青主也是知道黃金的消息,遠從江南趕來,要獨占黃金的。他心念一動,忽然嘴角掛著冷笑,說道:“這可熱鬧了!這里有一位凌大俠自稱是黃金的主人,現在傅老先生也代表黃金的主人來了!”他說這話,分明是想挑撥傅青主和凌未風交手,好坐收漁人之利。

  哪料他話未說完,傅青主和凌未風都哈哈大笑起來。傅青主笑罷問道:“凌大俠,這么說,金羅漢你已經找到了。”

  凌未風道:“全靠冒姑娘機靈,是找到了!你又怎么知道消息,遠遠趕來?”傅青主道:“說來話長,你先招呼這班朋友。”

  凌未風這時從袋里取出來一紙信箋,高聲叫道:“各位朋友,這批黃金不是我的,也不是你們的,應該是大家都有份。黃金的舊主人在信上已經明明白白!”傅青主問道:“你拿的信是誰人寫的?”凌未風道:“這是李定國將軍的遺書!”說罷大聲念誦起來!

  凌未風念到“留待豪杰之士,以為復國之資,若有取作私用者,人天共誅”之處,停頓下來,虎目環掃全場,朗聲說道:“韓老前輩是李將軍舊部,應該體念將軍遺志,這批黃金是拿來作復國之用的!”達士司叫道:“那你又怎說大家都有份?”凌未風微微一笑,指著傅青主說道:“你知道傅老前輩是為誰而來。他代表的可不是一個人,而是李來亨將軍手下的十萬兄弟!李來亨將軍是李闖王的侄孫,李闖王當年和張獻忠是結義兄弟。張獻忠和李定國遺下的黃金,除了他,還有誰有資格動用……”凌未風尚未說完,傅青主就接著說道:“著呀,凌大俠說得對極了!這批黃金,說起來嘛,誰也不該覬覦,但誰也有份,只要他參加復國的大業。李來亨將軍久仰各位大名,特地叫我來邀請各位合作。”朱天木邁前兩步,拉著韓荊的手道:“韓二哥,傅老先生的話全是真的!”韓荊道問:“你怎么知道?”朱天木用沉重的聲調,一字一句的說道:“韓二哥,咱們有幾十年交情,你別怪我。是我專程趕去告訴李將軍的,我為的你好!我愿你晚年有個歸宿,回到義軍之中,李將軍他們,可都念著你們這二班前輩。”韓荊聽了,兩眼潮濕,默不作聲。

  原來朱天木、楊青波、桂天瀾、韓荊等四人,當年在李定國軍中,稱為“四杰”,四杰之中,又以桂天瀾武功最強,其次就要數到朱天木了。朱天木和韓荊交情最好,但那次藏金之事,李定國只派桂天瀾和韓荊去主持,朱天木和楊青波卻因另有公務,沒有參與其事,所以全不知。李定國事敗之后四杰星散,韓荊隱在川東,朱天木隱在川西。朱天木遙聞韓荊近年和綠林高手往來頗密,又不愿正式揭起義旗,心中頗為擔憂,害怕他走上歧途。到韓荊給羅達說動,準備奪取黃金,特地來找他助拳時,他大吃一驚,但他知道韓荊脾氣,當時不便勸告,因此也佯允相助,并和韓荊約好日期,同會幽谷,他等韓荊一出門,緊跟著就俏悄去通知李來亨。

  至于楊青波眼光卻沒有朱天木來得遠大,他答應相助韓荊之后,真的如期趕到劍閣,先去找尋桂天瀾,準備勸桂天瀾同分黃金。不料劈頭就遇到石大娘,一聽他說什么要分黃金之事,心頭火起,一陣旋風也似的五禽劍將他迫得手忙腳亂。幸好朱天木這時已會齊傅青主和張青原等前來,才給他解了圍,楊青波聽說桂天瀾二十年來護衛藏金以及慘死之事,既受感動,又憶舊情。心中也自又悔又恨。

  朱天木將前因后果,說完之后,緊握著韓荊的手,低聲說道:“韓二哥,你聽我們的話,和這班英雄,同到李來亨軍中去吧!”韓荊尚未回答,盧大楞子忽大聲道:“凌大俠,你何不早說了,我跟你爭這些黃金干嘛?”凌未風喜道:“那——你……”盧大楞子朗聲說道:“我回去帶青陽幫的全幫兄弟跟你們走好啦!”他說完后,拉著羅達的手問道:“羅大哥,你呢?”羅達心感凌未風贈藥之恩,躊躇了一陣,也慨然說道:“我和眉山寨的兄弟,聽從凌大俠的吩咐!”凌未風上前把他一把抱住,說道:“羅寨主,別這樣說,咱們今后都是一家人啦!”達士司拍掌說道:“我是個直腸直肚的人,我說實話,我可不能像他們兩位那樣跟隨李來亨將軍。”傅青主微笑著望他,凌未風道:“這位是達士司達三公。”達士司道:“就因為我是個士司,這可把我縛死了。我不能離開族人。但,我向你們立誓,我達某人,以前怎樣對李定國,今后一樣對李來亨。”他這話即是聲明愿和李來亨合作。凌未風高聲叫道:“好!一言為定!”達士司一掌向旁邊一株小樹劈去,將那株樹劈為兩段,說道:“若背誓言,有如此樹!”

  韓荊兩眼潮濕,朱天木還在緊握著他的手,他手心感著一股暖意,面前又有那么多期待的眼光,他倏地也將短拐拗折,說道:“我和你們大家一齊走!”

  韓荊和盧大楞子都愿到李來亨軍中,剩下的張元振、陶宏等人,自然也無異議。凌未風收服了這班魔頭,心中極其高興。

  當下由石大娘帶路,大家都回到那間石屋,石大娘笑道:“今早我不許你們進去,現在我卻要請你們進來了!”石天成和群豪相見,既有舊識,也有新知,同敘契闊,互道仰慕,心中郁悶,不覺全消。他以肘支床,抬起頭來說道:“自從我明白事情真相之后,我心里一直就在難過,我深悔自己迫死師兄,原想待見過仲明之后,就自盡以了罪孽。如今見你們這樣為復國大事奔跑,我們心想明白了,心里的死結也解開了,原來我除了迫死師兄之外。還做過一件更大的錯事!”石大娘奇怪問道:“還有什么更大的錯事?”石天成道:“三十年來,我都是為著個人恩怨,東飄西蕩,從來沒有做過一件值得稱道的事。天瀾和你的事業,我完全不理不睬。這三十年算是白過啦!我死了也對不住師兄,不如活下來繼承他的遺志還好,我傷好之后,一定也到李來亨軍中,在傷未好之前,我想和你留在這里,守衛黃金,待李將軍派人完全把它搬走為止。師兄守衛了二十年,這擔子也該我們代挑了。”石大娘想起天瀾,淚流滿面,一面流淚,一面笑道:“是該如此!”傅青主正在擔心一時搬運不了,留很多人守衛,又恐誤了其他的事。聽他這樣一說,極為歡喜。

  這時石天成的徒弟于中走了過來,笑著說道:“師父,還有一件大事呢!”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