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史籍 > 明史 > 上一頁    下一頁
金鉉傳


  金鉉,字伯玉,武進人,占籍順天之大興。祖汝升,南京戶部郎中。父顯名,汀州知府。鉉少有大志,以圣賢自期許。年十八舉鄉試第一。明年,崇禎改元,成進士。不習為吏,改揚州府教授,日訓諸生闡濂、洛正學。燕居言動,俱有規格,諸生嚴憚之。歷國子博士、工部主事。

  帝方銳意綜核,疑廷臣朋黨營私。度支告匱,四方亟用兵,餉不敷,遣中官張彝憲總理戶、工二部,建專署,檄諸曹謁見,禮視堂官。鉉恥之,再疏爭,不納。乃約兩部諸僚,私謁者眾唾其面,彝憲慍甚。鉉當榷稅杭州,辭疾請假。彝憲摭火器不中程,劾鉉落職。鉉杜門謝客,躬爨以養父母。

  十七年春,始起兵部主事,巡視皇城。聞大同陷,疏曰:“宣、大,京師北門。大同陷則宣府危,宣府危,大事去矣。請急撤回監宣中官杜勛,專任巡撫朱之馮。勛二心僨事,之馮忠懇,可屬大事。”不報,未幾,勛以宣府下賊,賊殺之馮,烽火逼京師。鉉奔告母:“母可且逃匿。兒受國恩,義當死。”鉉母章時年八十余矣,呵曰:“爾受國恩,我不受國恩乎!廡下井,是我死所也。”鉉哭而去。

  城破,趨入朝,宮人紛紛出。知帝已崩,解牙牌拜授家人,即投金水河。家人爭前挽之,鉉怒,口嚙其臂,得脫,遂躍入水。水淺,濡首泥中乃絕。母聞即投井,妾王隨之,皆死。賊踞大內,逾月始去。金水河冠袍泛泛見水上,內官群指之曰:“此金兵部也。”弟錝辨其尸,驗網巾環,得鉉首歸,合以木身,如禮而殮。事竣,錝自經。后贈鉉太仆少卿,謚忠節。本朝賜謚忠潔。

  右范景文至鉉二十有一人,皆自引決。其他率委蛇見賊。賊以大僚多誤國,概囚縶之。庶官則或用或否,用者下吏政府銓除,不用者諸偽將搒掠取其貲,大氐降者十七,刑者十三。福王時,以六等罪治諸從逆者。而文武臣殉難并予贈蔭祭葬,且建旌忠祠于都城焉。曰正祀文臣,祀景文以下二十人,及大同巡撫衛景瑗、宣府巡撫朱之馮、布衣湯文瓊、諸生許琰四人。曰正祀武臣,祀新樂侯劉文炳、惠安伯張慶臻、襄城伯李國楨、駙馬都尉鞏永固、左都督劉文耀、山西總兵官周遇吉、遼東總兵官吳襄七人。曰正祀內臣,祀太監王承恩一人。曰正祀婦人,祀烈婦成德母張氏,金鉉母章氏,汪偉妻耿氏,劉理順妻萬氏、妾李氏,馬世奇妾朱氏、李氏,陳良謨妾時氏,吳襄妻祖氏九人。曰附祀文臣,祀進士孟章明及郎中徐有聲,給事中顧鋐、彭琯,御史俞志虞,總督徐標,副使朱廷煥七人。曰附祀武臣,祀成國公朱純臣、鎮遠侯顧肇跡、定遠侯鄧文明、武定侯郭培民、陽武侯薛濂、永康侯徐錫登、西寧侯宋裕德、懷寧侯孫維藩、彰武伯楊崇猷、宣城伯衛時春、清平伯吳遵周、新建伯王先通、安鄉伯張光燦、右都督方履泰、錦衣衛千戶李國祿十五人。曰附祀內臣,祀太監李鳳翔、王之心、高時明、褚憲章、方正化、張國元六人。有司春秋致祭。然顧鋐、彭琯、俞志虞輩,特為賊拷死,諸侯伯亦大半以兵死。而郎中周之茂、員外郎寧承烈、中書宋天顯、署丞于騰云、兵馬指揮姚成、知州馬象乾皆以不屈死,顧未邀贈恤也。

  徐有聲,字聞復,金壇人。登鄉薦,崇禎十三年特擢戶部主事,歷員外郎、郎中。督餉大同。城陷,被執不屈死。福王時,贈太仆少卿。

  徐標,字準明,濟寧人。天啟五年進士。崇禎時,歷官淮徐道參議。十六年二月,超擢右僉都御史,巡撫保定。陛見,請重邊防,擇守令,用車戰御敵,招流民墾荒。帝深嘉之。李自成陷山西,警日逼,加標兵部侍郎,總督畿南、山東、河北軍務,仍兼巡撫,移駐真定以遏賊。無何,賊遣使諭降,標毀檄戮其使。賊別將掠畿輔,真定知府邱茂華移妻孥出城,標執茂華下之獄。中軍謝加福伺標登城畫守御策,鼓眾殺之,出茂華于獄。數日而賊至,以城降。福王時,贈標兵部尚書。

  朱廷煥,單縣人。崇禎七年進士。除工部主事,歷知廬州、大名二府,即以兵備副使分巡大名。十七年,賊逼畿輔,廷煥嚴守備。賊傳檄入城,怒而碎之。三月四日,賊來攻,軍民皆走,城遂陷。被執不屈死。福王時,贈右副都御史。

  周之茂,字松如,黃麻人。崇禎七年進士。歷官工部郎中。服闋,需次都下。賊搜得之,迫使跪,不屈,折其臂而死。

  寧承烈,字養純,大興人。舉于鄉,歷魏縣教諭,戶部司務,進本部員外郎,管太倉銀庫。城陷,自經于官廨。

  宋天顯,松江華亭人。由國子生官內閣中書舍人。為賊所獲,自經。

  于騰云,順天人。為光祿置丞。賊至,語其妻曰:“我朝臣,汝亦命婦,可污賊耶!”夫婦并服命服,從容投繯死。

  姚成,字孝威,余姚人。由禮部儒士為北城兵馬司副指揮。城陷,自縊死。

  馬象乾,京師人。舉于鄉,官濮州知州。方里居,賊入,率妻及子女五人并自縊。

  至若御史馮垣登、兵部員外郎鄭逢蘭、行人謝于宣皆拷死,郎中李逢甲,拷掠久之,逼令縊死。與鋐、琯、志虞皆獲贈太仆少卿,而垣登、于宣至謚忠節。行取知縣鄒逢吉拷死,贈太仆寺丞。時南北阻絕,皆未能核實也。湯文瓊、許琰事載《忠義傳》。

  ***

  贊曰:《傳》云“君子居其位,則思死其官”。夫忠貞之士,臨危授命,豈矯厲一時,邀名身后哉!分誼所在,確然有以自持而不亂也。馬世奇等皆負貞亮之操,勵志植節,不欺其素,故能從容蹈義,如出一轍,可謂得其所安者矣。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