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史籍 > 十七史百將傳 > 上一頁    下一頁
秦白起


  白起者,郿人也,善用兵。事秦昭王,攻韓、魏于伊闕,斬首二十四萬,又虜其將公孫喜。攻魏,拔之,取城小大六十一。攻趙,拔光狼城。攻楚,拔郢,楚王東走徙陳。秦以白起為武安君。又攻魏,拔華陽,走芒卯,而虜三晉將,斬首十三萬。與趙將賈偃戰,沉其卒二萬人于河中。攻韓,拔五城,斬首五萬。伐韓之野王,野王降秦,上黨道絕,其守馮亭與民謀曰:“鄭道已絕,韓必不可得為民。秦兵日進,韓不能應。不如以上黨歸趙,趙若受我,秦怒必攻趙。趙被兵必親韓,韓、趙為一,則可以當秦。”

  因使人報趙,趙孝成王與平陽君、平原君計之。平陽君曰:“不如勿受,受之,禍大于所得。”

  平原君曰:“無故得一郡,受之便。”

  趙受之,因封馮亭為華陽君。秦使左庶長王龁攻韓,取上黨。上黨民走趙,趙軍長平以按據上黨民。龁因攻趙,趙使廉頗將。趙軍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斬趙裨將茄,陷趙軍,取二鄣四尉。趙軍筑壘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壘,取二尉,敗其陣,奪西壘壁。廉頗堅壁以待秦,秦數挑戰,趙兵不出。趙王數以為誚,而秦相應侯又使人行千金于趙,為反間曰:“秦之所惡,獨畏馬服子趙括將耳。廉頗易與,且降矣。”

  趙王既怒廉頗軍多失亡,軍數敗又反堅壁不敢戰,而又聞秦反間之言,因使趙括代廉頗將以擊秦。秦聞馬服子將,乃陰使武安君白起為上將軍,而王龁為尉裨將,令軍中有敢泄武安君將者斬。趙括至則出兵擊秦軍,秦軍佯敗而走,張二奇兵以劫之。趙軍逐勝追造秦壁,壁堅拒不得入。而秦奇兵二萬五千人絕趙軍后,又一軍五千騎絕趙壁間。趙軍分而為二,糧道絕,而秦出輕兵擊之。趙戰不利,因筑壁堅守以待救至。秦王聞趙食道絕,王自之河內賜民爵各一級,發年十五以上悉詣長平遮絕趙救及糧食。趙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內陰相殺食,來攻秦壘欲出,為四隊,四五復之,不能出。其將軍趙括出銳卒自搏戰,秦軍射殺趙括。括軍敗,卒四十萬人降武安君。武安君計曰:“前秦已拔上黨,上黨民不樂為秦而歸趙,趙卒反覆,非盡殺之,恐為亂。”

  乃挾詐而盡坑殺之,遣其小者二百四十人歸趙,前后斬首虜四十五萬人。趙人大震。秦復定上黨郡。秦分軍為二:王龁攻皮牢,拔之;司馬梗定太原。

  韓、趙恐,使蘇代厚幣說秦相應侯曰:“武安君禽馬服子乎?”

  曰:“然。”

  又曰:“即圍邯鄲乎?”

  曰:“然。”

  “武安君所為秦戰勝攻取者七十馀城,雖周、召、呂望之功不益于此矣。今趙亡秦王,王則武安君必為三公,君能為之下乎?雖無欲為之下,固不得已矣。秦嘗攻韓圍邢丘、困上黨,上黨之民皆反為趙,天下不樂為秦民之日久矣。今亡趙,北地入燕,東地入齊,南地入韓、魏,則君之所得民亡幾何人?故不如因而割之,無以為武安君功也。”

  于是,應侯言于秦王曰:“秦兵勞,請許韓、趙之割地以和,且休士卒。”

  王聽之,割韓垣雍、趙六城以和。武安君聞之,由是與應侯有隙。

  秦復發兵使五大夫王陵攻趙邯鄲,是時武安君病不任行。陵攻邯鄲少利,秦益發兵佐陵,陵兵亡五校。武安君病愈,秦王欲使武安君代陵將。武安君言曰:“邯鄲實未易攻也,且諸侯救日至,彼諸侯怨秦之日久矣。今秦雖破長平軍,而秦卒死者過半,國內空,遠絕河山而爭人國都,趙應其內,諸侯攻其外,破秦軍必矣。不可。”

  秦王自命不行,乃使應侯請之。武安君終辭不肯行,遂稱病。

  秦王使王龁代陵將,八九月圍邯鄲,不能拔。楚使春申君及魏公子將兵數十萬攻秦軍,秦軍多失亡。武安君言曰:“秦不聽臣計,今如何矣?”

  秦王聞之,怒,強起武安君。武安君遂稱病篤,應侯請之,不起。于是免武安君為士伍,遷之陰密。武安君病未能行。居三月,諸侯攻秦軍急,秦軍數卻,使者日至。秦王乃使人遣白起不得留咸陽中。武安君既行,出咸陽西門十里,至杜郵。秦昭王與應侯、群臣議曰:“白起之遷,其意尚怏怏不服,有馀言。”

  秦王乃使使者賜之劍自裁。

  武安君引劍將自剄,曰:“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

  良久,曰:“我固當死,長平之戰趙卒降者數十萬人,我詐而盡坑之,是足以死。”

  遂自殺。

  秦人憐之,鄉邑皆祭祀焉。

  ***

  孫子曰:“以利動之,以本待之。”起佯北致趙軍而以奇兵劫之。

  又曰:“諸侯乘其弊而起。”起謂趙應其內,諸侯攻其外是也。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