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筆記雜錄 > 子不語 >  上一頁    下一頁
沈姓妻


  杭州有沈姓者,住運司署前,與葛道人善。其長子旭初,妻有娠,詢道人說男女。道人命:“取水一碗來。”沈與水,置幾上。道人默念咒語數通,側耳聽片時,蹙額曰:“奈何!奈何!”沈驚問故,曰:“汝妻不久有難,恐傷性命,不暇問男女也。”沈雖素知道人靈異,然其妻甚健,疑信參半。

  未幾,沈妻持燈上樓,忽大聲呼痛。其翁姑與其夫急走視之,已臥床顛撲,面作笑容曰:“今日乃泄我恨。”其聲若紹興人。沈夫妻環叩之,答曰:“我自報冤,不干汝事。”沈急命次子某往求道人。道人至,取米一碗,口作咒語,手撮米擊病者。病者作畏懼狀曰:“我奉符命報冤,道人勿打!”道人曰:“汝有何冤?”病者答曰:“予,山陰人也。此女前生乃予鄰家婦。予時四歲,偶戲其家,碎其碗。伊詈我母與私夫某往來,故生此惡兒。予訴之母,母恐我泄其事,撻予至死。是致予死者,此婦也。我仇之久矣,今始尋著。”道人告沈曰:“報冤索命事,都是東岳掌管,必須訴于岳帝,允救,方可以法治;否則難救。”沈清晨赴法華山岳帝廟,默訴其事,占得上上簽,歸告道人。其時婦胎已墮,道人嫌不潔,不肯入房。沈合家哭求,道人乃詣榻前,書召彩云符一紙,問:“好看否?”病婦答曰:“好。”道人曰:“何不出觀?”應曰:“諾。”道人即捏訣向空一捉,曰:“得矣。”馳下樓去,病人昏迷若醒,曰:“我為何遍身痛極?腹甚饑。”左右與之食。

  安未半刻,又作哭聲曰:“汝攜我孫去,我在此,亦能索汝命!”言畢,顛狂如故。口中作聲甚雜,皆杭音。內有一鬼云:“我輩皆張老頭兒邀來,你家若肯齋薦,我等即去。”沈邀僧作道場,眾聲稱謝不已。忽又作張老者聲云:“我是正客,如何反輕我?諸人饅頭皆是菜心,我獨豆沙多而菜心少?”沈視所設張老位前,果如所言,乃換與之。求其去,終不肯,復請道人來。道人授桃枝一束,曰:“吵則打之。”沈持入,向病人作欲打勢。婦哀鳴曰:“勿打,我去,我去。”道人立門外,預設一甕,向空罵曰:“速入此中!”用符一紙封其口攜去,沈婦從此愈矣。

  半年后,有人遇道人于理安寺,見眾僧扛道人行空室中,七晝夜不著土木,口吐黑汁數升,污沾衣,色如血。告人曰:“我以童真之身污產婦穢氣,幸眾長老超度,不然,幾墮落矣。”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