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遠書城 > 筆記雜錄 > 清稗類鈔 >  上一頁    下一頁
師友類5


  ◎冒青若懷友

  如皋冒青若,名丹書,為辟疆次子。其游京師時,明遺逸鸝圯道人戴本孝曾作畫冊贈之,題其后曰:

  “冒子青若,生平于事親懷友之外,無他鶩,進德修業,不出戶庭而譽聞四方。年近三十,始遠游來京師,承親志也。時余已旅食燕市兩年,因主人能適余性,不掃室危坐,則蒙袂獨行,出入可以自恣。一聞戶外革鞜聲,則畏匿不敢見,即間有過從,僅素心一兩人而已。嘗嘆青若來,自今之公卿大夫以及遠近名彥,莫不折節樂與之游。余每過其次舍,不終食,輒欲避影而逃也。

  夫以青若恂恂若不勝衣,訥訥不能出口,今則復能控轡疾步,恒交錯于劇驂氛塵之中,飲酒賦詩日相贈答不少倦,此皆青若夙所未涉者,而顧善若此,嘻!豈得已哉,豈得已哉?承親志也。親之志曷若是其不得已也?若其得已,青若老親之上,猶有老親在焉,肯以其家三十年中不違晨昏之賢子若孫,有如吾青若者,令其久旅孑處于數千里之外,將仆仆欲奚為也?茍非知者,則亦第謂其若今之逐富貴慕聲勢者等耳。嘻!豈青若之所以勉承親志也哉?青若少余十有八歲,固兄事余,因其降辰,將裒仁人金石之音以贈之,遂出是冊,以當先粃。青若持余贈歸皋東,以娛其親,庶見交道在今日,猶有跫然若某某先生其人者,若是乎其不能忘也。”

  王文簡公士禎《感舊集》已錄其冊中題畫詩數首。鸝圯道人又號鷹阿山樵,海陽人,僑居歷陽,著有《前生余生詩稿》。

  ◎黃珍百交董文友

  武進董以寧,字文友,少工填詞,為閨襜之作。喜結賓客,時時被酒。嘗游荊溪,荊溪之士觴之于南山之麓者二十二人,徧起,道姓名畢,黃珍百奉酒言曰:“仆,山中之鄙人也。今聞董生賢,竊愿交董生。”

  ◎士大夫以復社通聲氣

  明季士大夫特重聲氣,故復社廢興,幾與國運相終始。順治癸巳上巳,吳閶宋既庭實穎、章素文在茲復舉社事,飛箋訂客,大會于虎阜,江浙二省及自遠赴者幾二千人。先一日,布席山頂。次夕,聯巨艦數十,飛觴賦詩,歌舞達曙。翼日,各挾一小冊,匯書籍貫、姓名而散。

  吳梅村祭酒以詩記之云:“楊柳絲絲逼禁煙,筆床書卷五湖船。青溪勝集仍遺老,白帢高談盡少年。筍屐鶯花看士女,羽觴冠蓋會神仙。茂先往事風流在,重過蘭亭意惘然。”梅村當時尚未入仕本朝,未幾,即為海寧相國陳之遴所薦矣。

  ◎吳梅村悔負侯朝宗

  吳梅村之入仕也,侯朝宗曾遺書力阻。吳不聽,繼而悔之,自謂負侯生也。其吊朝宗詩云:“死生總負侯嬴諾。”臨歿時,填《賀新涼》詞云:“論龔生天年竟夭,高名難沒。”又云:“為當年沉吟不斷,草間偷活。”又云:“竟一錢不值何須說。”怨艾之意深矣。遺命以僧服殮,題碣曰“詩人吳梅村之墓”。

  ◎蔡大美喜交游

  宣城蔡蓁春,字大美,善屬文,喜交游。常自釀酒待客,釀兼數種。其后家益貧,釀不能給,客至,輒質衣以具酒焉。

  ◎李笠翁交潘愚溪

  潘一晟,字愚溪,東安人,明諸生。明亡,不復應科舉,恣意游覽。嘗斥家財以供詩酒,所題詠未嘗署名。嘗游南昌東湖,題句于酒肆,李笠翁物色之,知為東安人。笠翁游桂林,紆道訪之,莫能得。

  偶泊舟大樹下,見草屋之門署一聯,笑曰:“此有塵外之致,其是矣。”入詢主人,相與拊掌。遂留信宿而去。笠翁,名漁。

  ◎吳野人與吳鱗潭為神交

  泰州吳野人名所居曰陋軒,甘心窮餓。與吳鱗潭祭酒善。鱗潭官京師,夜夢野人索棉布十丈,詰朝,寄詩與布。野人得之,曰:“神交哉!”報以詩。

  ◎劉繼莊有講學之友

  劉繼莊平生講學之友,嚴事者曰梁溪顧畇滋、衡山王而農,而尤心服者曰彭躬庵。彭尚平實,而劉之恢張殆有過之。

  ◎宋荔裳好客

  宋荔裳廉訪琬性倜儻好客,征歌命酒,座無虛席。即向未謀面者,亦許闌入,去來不問,亦不詢其姓氏。客游吳越,居西湖十年,偕諸名流觴詠其間,動至經月。

  ◎吳薗次廣交游

  吳薗次守湖州日,廣交游,四方名士過從無虛日。嘗與吳梅村、宋荔裳、曹秋岳等集洼樽亭,皆屏去騶從,解衣盤礴,見者目為神仙中人。梅村作詩紀事,有“客比亂山多”之句。

  陳其年獨未與其盛,故其敘《林蕙堂集》,有“獨有鄙人,況居旁邑,調弦待奏,情含流水之中;滅刺難前,客在亂山之外”等句。

  ◎李方山友宋荔裳

  歷城李方山,名日景,嘗客南昌,有傳宋荔裳已死者,特為詩吊之,與宋初未識也。后至武林,聞宋尚無恙,李喜甚,借馬于友人,疾馳相視,且出詩讀之,兩人因泣下沾襟。已而命酒,狂飲極歡,策馬而去,自是遂為友。

  ◎王文簡交邵潛夫

  通州有布衣邵潛夫者,明萬歷時,以詩歌名江表。康熙初,年八十余矣,家貧,苦徭役。值王文簡公士禎司李揚州,按部抵境,首謁邵。邵居委巷,乃屏輿從,徒步而入。邵曰:“適有酒一斗,能飲乎?”文簡欣然為引滿,流連移晷始別。有司聞之,立除其役。

  ◎孫豹人交王文簡

  三原孫豹人,曾于明崇禎甲申闖寇亂時,結里中少年殺賊,失足墮坎中,幸不死。后流寓廣陵,學賈,三致千金,已而盡散之。王文簡司李揚州,慕豹人名,欲往詣之而恐其不見,乃先貽之以詩曰:“焦獲奇人孫豹人,新詩雅健出風塵。王宏不見陶潛跡,端木寧知原憲貧。”遂為莫逆。文簡俸滿入都,豹人送以詩曰:“欲問忘情老,何名并命禽。”

  ◎吳賢感王文簡而訂交

  王文簡公官揚州司理時,一夕,雪甚,漏三下,風籟穴叫窱,街鼓寂然,方于燈下簡篋中故書,得吳賢詩,且讀且嘆,遂泚筆為序。明日,走急足馳二百里寄之。吳感其意,為刺舟入郡城,相見歡甚,因與訂交。

  ◎造訪不作賓主禮

  王文簡公官京師時,曾居保安封街。邵青門亦寓焉,與文簡衡宇相對,施愚山所居相去數十武,陸冰修僅隔一墻。數人者,偶一相思,率爾造訪,都不作賓主禮。

  某歲,寓稍遠,隔日輒相見,恒于月夜偕扣文簡門,坐梧樹下,茗椀香爐,清談達曙。愚山《贈行》詩有云“踏月夜敲門,貽詩朝滿扇”是也。


夢遠書城(my2852.com)
上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下一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